阿姨对决小姐姐 日本女子立葵杯铃木步挑战藤泽里菜

作者:易非点击:241662020-06-21 16:39

立葵杯是日本围棋界五大女子赛之一,排名仅在最传统的女子本因坊战之后,越过女子棋圣战、扇兴杯、博多蒲池杯。冠军奖金700万日元(约合46万元人民币),也仅次于800万日元的扇兴杯。日本比赛的排序是首先看是否是挑战制比赛,再看决赛番数,相同时再看奖金。


立葵杯在前三届时不是挑战制,因此当时虽然奖金最高,但排名最末。不过立葵杯是非常有特色的一项比赛,它由福岛县会津若松市中央医院出资举办,2014年创办时即有为福岛地震灾区加油助威的色彩。“立葵”本身就是会津若松市的名花,八位女棋手身着日本传统服饰在会津地区的温泉乡中集合对弈,本身就是极美的宣传。
 

2016年第3届开幕式合影,左起稻叶花梨、金子真季、加藤朋子、铃木步、青木喜久代、藤泽里菜、谢依旻、王景怡。

立葵杯前三届决赛为一局决胜,但是女子比赛破天荒的两日制(前两届每方5小时,第三届每方6小时)。所以当第四届起改为挑战制,去会津的棋手减少为四人,决赛改为三番胜负、变回日本寻常的每方3小时后,虽然比赛地位“升格”,但多少有些怅然若失。


立葵杯是藤泽里菜成名之地,2014年她正是在这里夺得自己的首个冠军。二、三届王景怡、谢依旻先后夺魁,第四届改制之后成了藤泽里菜的天下,她击败谢依旻、上野爱咲美,实现二连霸,第七届立葵杯就在“挑战里菜”的气氛中展开。
 

从2014年到2019年,立葵杯这块赛场里,藤泽里菜的变化不仅仅在棋盘上。

第七届立葵杯预选赛早在2019年10月就开始了,十五年来首次无冠一身轻的女王谢依旻首次要从预选打起,92岁高龄的大前辈杉内寿子也披挂上阵,备受尊敬的小川诚子11月15日因癌症去世,没有等到11月21日预定的对局。与病魔相斗争的年轻女棋手加藤千笑,因成骨不全只能坐轮椅行动,在本届比赛中连续击败了稻叶花梨、石井茜、吉田美香、佃亚纪子多位前辈进入本赛,再次展现出围棋的精神。


经预选出线的谢依旻、铃木步、奥田彩、牛荣子、王景怡、加藤千笑、岩田纱绘加与上届亚军上野爱咲美一道,组成八人本赛阵容。根据日本棋院与会津当地达成的赛事方案,八位棋手先在东京下完第一轮后,半决赛、挑战者决定赛6月20、21日,挑战赛三番胜负前两局7月底将在会津若松市东山温泉“今昔亭”进行,然而一场疫情打乱了全部计划。


2020年4月9日,是第七届立葵杯本赛第一轮最后一局谢依旻vs王景怡的对局日,然而两天之前的4月7日,鉴于日本各地新冠肺炎疫情,日本政府公布了“紧急事态宣言”,日本棋院遂决定所有比赛延期,这一延就延到了6月1日。


而在疫情日渐加剧的时间里,第一轮也爆出了冷门。铃木步、牛荣子战胜加藤千笑、奥田彩都是正常结果,以“重锤”之力打得很多男棋手都无招架之力的上野爱咲美竟然不敌关西棋院的岩田纱绘加。那盘棋还特别有趣,双方收完单官整整下了361手,使用日本数目法死子回填后,棋盘上所有空点都被填满,成为黑0目对白0目,扣除贴目,执白的岩田以6目半大胜。
 

岩田纱绘加与填满的盘面。

6月才得以恢复,所有的计划都要重新制定了。出于减少疫情传播的考虑,会津方面做出了七年以来的首次决定:本届立葵杯全部在东京进行。也就是说,无论是6月20、21日的挑战者之争,还是7月27、29、31日的三番胜负,都在东京日本棋院下完。这是疫情对日本围棋比赛重大影响的一个例子,而今年另一项由福冈地区医院创办的女子比赛博多蒲池杯,则在疫情下将决赛从4月延期到6月,目前进一步延期至秋天。


半决赛对阵为铃木步七段vs谢依旻六段、牛荣子二段vs岩田纱绘加初段。在日本棋院的比赛,如果没有特殊安排,高段位的棋手有资格选择“和式”或者“洋式”对局室。铃木步选择了“洋式”,也就是坐在椅子上比赛。牛荣子选择了“和式”,则是日本传统的跪坐,又由于当天日本棋院没有其他比赛,这盘棋得以在最高规格的“圣殿”幽玄对局室进行。
 

半决赛对局画面,日本棋院在youtube上的频道全程直播了这两天的立葵杯。

半决赛两盘棋都下得十分胶着,均以半目的最微弱差距分出胜负。铃木步执黑盘面七目,牛荣子执黑盘面六目,一目就是天上地下。而两位胜者都值得一书,铃木步生于1983年,也是日本著名的美女棋手之一,曾在世界大赛中留下击败古灵益等男子高手的壮举。2013年她与旅日中国台湾棋手林汉杰结婚,生下两个女儿。传统的相夫教子生活带给了她心灵的宁静,2020年得以爆发,2月她2比1挑战上野爱咲美女子棋圣成功,时隔十三年重返冠军之位,令棋界大为赞叹“妈妈的力量”。
 


虽然早已为人妻为人母,但铃木步依然保持着少女的可爱,比赛时不停地玩头发就是一例。

岩田纱绘加生于1998年,师从二十四世本因坊石田芳夫,在日本棋院冲段不成后转而在关西棋院定为职业棋手,并完成了庆应义塾大学的学业,成为梅泽由香里的学妹,2018年作为大阪队一员参加中国主办的城市围棋联赛。她是宝冢歌剧的忠实观众,在被问到输棋后如何排解时,岩田的回答就是:做瑜伽、看宝冢。
 

岩田纱绘加戴口罩的方式独具个性,别人都是直接套在耳朵上,她一定要绕一圈打个结。

黑马走到挑战者决定赛这一关终于止步了,面对重回巅峰状态的铃木步,岩田纱绘加抵抗无力,草草败退。铃木步能否重现战胜上野爱咲美的辉煌,与年轻她十五岁的藤泽里菜的挑战赛将于下个月继续在日本棋院打响。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下载腾讯野狐围棋APP


网友评论(1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