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借口安静】与师兄弟们的对抗,小林光一《我的履历书》(7)

作者:找借口安静点击:112772020-06-18 23:51

原址: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KZO60022350V00C20A6BC8000/
原题:小林光一(7)兄弟子との稽古 プロの厳しさ 心に刻む 道場でもまれスピード昇級
摘自:日本经济新闻
作者:小林光一 名誉棋圣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 输入法不乐观


进入了木谷道场之后,木谷老师很快地就让我用小本子做成绩表。因为在道场中要进行很多对局。

在内弟子之间也会进行单循环赛。在道场里面还分“级别”,根据级别规则也会不同,然后和每个人下4盘棋。胜率超过75%的话,就可以升级,胜率没有过半就要降级。这个规则升级很难,但是降级却非常简单。

因为即便是吃饭就能看到对方的面孔,所以自然而然地想要奋发图强。而木谷老师也很喜欢和胜负表贴出来。也就是道场里的正式对局胜负表,所以我还会挤出空闲时间,和别人下几盘练习棋。

进入木谷道场不久,我就和师兄加藤正夫下了几盘棋。赢了一盘棋,下一盘棋就少让一颗子,输了的话下一盘就多让一个。就好比新人展示自己有多少本事一样。

刚开始,当年已经是职业二段的加藤正夫让我当年还是院生7级的我3个子。然后让4个也没能赢下来,自己的心态也有点崩了。失去平常心的自己,让5个也输掉了,虽然让到6个的时候终于赢了下来,但是被让到6个,打击也是很大的。即便是职业棋手和业余高段棋手,大致上也是4个到5个的样子。如果让到6个的话,可能就会刻上“业余以下”的名号了。

当年在击败了旭川市的各路业余豪强之后,被誉为“天才少年”的自己,在木谷道场体会到了成为职业棋手其实并不容易。

即便是和加藤正夫下练习棋,加藤正夫也都会全力以赴,之后还一直保持着犹如“碰撞稽古”的关系。这一点让我很是感激。据说过了几年,任何人都不会收手的加藤正夫,让了快要定段的信田成仁(现六段)6子也赢了。那个时候即便是道场内部也很是震惊。当然了,吃到这样一场败仗的信田成仁,之后仍然顺利定段也很了不起。

虽然被吊打的自己水平也不高,但是当年的加藤正夫和石田芳夫,虽然段位还不高,但是实力已经是强得很异常了。虽然两位过了几年才登上大舞台,不过石田芳夫当年就和我豪言壮语:“我让你2个,然后你能赢下来的话,就可以定段了”,说实话,那时候是石田芳夫确实具备这样的实力。

虽然在成为职业之后,我和加藤正夫多次在头衔战上有过交手。但是很难抹去苦手意识。或许那段时期的“体验”,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吧。

当然,佐藤昌晴、宫泽吾朗等其他前辈也很强,随着自己在道场里的对局数增多,实力也变强了。对院生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每个星期,在当年还位于高轮的日本棋院进行的院生之间的对局。因为每一盘棋都事关能否成为职业棋手,所以每一盘棋都很关键。不过自己在道场中经历过非常严厉的训练,所以在面对同等级的院生,自己都能轻轻松松战胜他们。

院生从7级开始起步,过了两个月就到了5级,然后在3级~5级的混合预选中又收获了好成绩,进入木谷道场半年多,一下子就到了院生2级。没有经历过院生4级和3级的我,升级速度也就很快了。

在我院生7级的时候,比我小4岁的赵治勋是院生5级。即便在道场,赵治勋是比我早到3年的前辈,这一点虽然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赵治勋的存在,事实上让我倍加努力。于是我日复一日地在摆棋谱,棋子把我食指的指甲磨掉之后,这40年,我连食指的指甲都不用剪了。入门后半年,当我超过赵治勋之后,心里那是一个爽。


网友评论(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