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棋界人士追忆陈祖德 曾在这里三夺全国冠军

作者:小石点击:63492012-11-07 12:52

 为表达对中国围棋界泰斗陈祖德九段不幸病逝的沉痛哀悼和深切怀念,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昨天上午在中国棋院举行了集体吊唁活动。

  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围棋国手的杰出代表、《超越自我》的作者陈祖德因患胰腺癌医治无效,于1日晚在北京病逝,享年68岁。根据陈老遗愿,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仪式,骨灰撒入黄浦江。

  昨天上午的吊唁活动简短而庄重,国家体育总局、棋界、体育界、许多单位、团体代表及陈祖德生前好友近千人参加了吊唁活动。王汝南、聂卫平、古力、常昊等棋界名流、棋手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冯建中、局长助理晓敏等均在参加吊唁活动的人群中。在吊唁活动之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副局长肖天等到陈祖德家中看望慰问了其亲属。刘鹏表示,陈祖德不仅为中国棋牌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还为中国体育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还说,陈祖德同志不仅为体育事业留下了宝贵财富,还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吊唁大厅摆满了社会各界人士敬献的花篮。灵堂四周被花圈挽联环绕,陈祖德的亲属站在他的遗像旁,与前来吊唁者一一致意。陈老的遗孀不停地抹泪,一对双胞胎儿子守在一旁,他们在挽联上写着“爸爸,我们永远爱您”。陈祖德的姐姐、作家陈祖芬哭到需要旁人搀扶。哀乐响彻大厅,地板上贴着黑色的数字1至19,人们自发地对应数字而站,每排19人上前鞠躬。众所周知,围棋棋盘上每行19个交叉点,人们以这种方式送别棋界泰斗。

  国家体育总局领导、国际体育组织和国际友好人士分别发来了唁电或敬献花篮。在深沉、悲切的哀乐声中,大家一起向陈祖德的遗像鞠躬致意,表达哀思和怀念之情。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杨俊安主持吊唁活动,中心主任刘思明宣读陈祖德生平。

  往事

  成都棋界人士追忆陈祖德——

  忘不了他对四川围棋的厚爱

  陈祖德一直和四川围棋、成都棋界有很深的交往,生前一直非常关心四川围棋和四川棋手的发展。此次吊唁会,成都老一代国手黄德勋七段和前成都棋院校长黄培惠作为四川棋界的代表前往参加,而成都棋界的老一代棋手陈克忠也拿出了他珍藏的老照片向记者讲述了陈祖德与四川的往事。

  陈祖德与成都的不解之缘

  1964年,陈祖德第一次来到成都。当时,第一届国家集训队成立,棋院专门派了一个小组来西南地区宣传围棋。陈祖德多年后这样回忆当年的事,“当时我一下飞机,就看见机场有很多拿着鲜花的人,我还在想这是给谁送花,谁知道是送给我们的。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接受别人送的花,还是在当时中国围棋并不普及的情况下。所以我现在听人说成都的茶馆都有下围棋的,我就会告诉他们,40年前成都就是这个样子的。”这是陈祖德在西南棋王战时说的话,这项由成都创办的比赛自举办起,陈祖德几乎每次都会作为嘉宾参加,他对这项比赛赞不绝口。黄德勋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他的第三个全国个人赛冠军是在成都拿的,他第一次病发也是在成都。他和成都的确缘分不浅。”

  四川娇子队2000年降入乙级,在围甲联赛中给娇子队致命一击的是广西队,当时陈老作为广西队教练最后一次来成都。那时的陈祖德脸上带着抱歉的神色,后来他一直非常关心娇子队的成绩,期待四川队能重回甲级,因为他一直强调,“四川是中国围棋的重镇。”

  黄德勋记忆里的陈祖德

  陈祖德一直非常关心四川围棋的发展和四川棋手的成长,从最早一代国手黄德勋到之后的宋雪林、王元、翁子瑜、郑弘、余平、古灵益,川籍国手都受到陈祖德的厚爱。黄德勋昨天向记者回忆了往事:“从1964年进国家队到现在也快50年了,那时我还小,从年龄看他是兄长,实际上我们是亦师亦友的关系。”黄德勋还说到了“文革”期间的事,“那时候无论在干校还是在厂里,我们都在一起。他是个很认真、很要强、不服输的人。那时我们是和其他项目的运动员在一起劳动。围棋棋手一般身体都不如其他项目的选手强壮,陈老更是体型瘦弱,但他就不服输,还创造了打土坯的最高纪录。”

  此次去北京,黄培惠专门带了省老领导李克光作的一首诗作为敬献。1980年在成都举行的新体育杯上,陈祖德正是和李克光在下棋时吐血,胃癌病发。“那时他在川医住院期间,我和他当时的夫人郑敏之轮流看护他,这样看护了一个星期,直到他转到北京协和医院。”黄培惠回忆道,“去年听说他得了胰腺癌,我又专程去北京看他。没想到今年又病发,5月份去看他时,他的话已经很少了。”说着,黄培惠的声音哽咽了。

  过早过世缘于出书太辛苦

  成都棋界的前辈陈克忠也与陈祖德有不浅的交情。陈祖德的第一本著作《当湖十局》就是由陈克忠当时所在的著名棋类书籍出版社蜀蓉棋艺出版社出版的。“那时他在《围棋月刊》上连载,后来我就找到他,请他把内容细化一下,由我们出版社来出这个书。”陈克忠拿出老照片对记者回忆道。书是1986年6月出版的,陈克忠和成都棋院老院长刘善承均出席了当时在北京举行的首发式。“陈祖德的最后一个全国冠军就是1974年在成都拿的。”陈克忠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故事,“当时夺冠后很多人都向他敬酒,他来者不拒。当时喝得有点醉,还是我开车送他去老体育馆领的冠军奖。”说起往事,陈克忠也是感慨很多,“我觉得他的病真的是累出来的,因为出书实在太耗费精力、太累人。”

  声音

  哀思声声送陈老

  王汝南:跟祖德(相识)50多年了,从小在一起训练、比赛,后来又一起工作,他在我们这代人中算老大哥。我1962年拿全国少年冠军时,他已经是全国高手。在一起共同生活、工作,从事的又是竞技项目,大家的见解、个性都一样是不可能的。但在有分歧的时候,祖德总是能以大局为重,(分歧)在发展围棋事业大局下得到化解,希望后辈也能如此。无论工作、训练,这是一个竞技的行当,没有矛盾、竞争是不可能的,问题是怎么化解,要形成良性友好的竞争,要互相包容。这点值得我们大家努力。

  聂卫平:那个时代我们下不过日本,是向日本学习的阶段,但是陈老掀起了我们对日本的赶超,虽然大环境的原因,那时候我们没能超越日本,但是他们一直在做着不懈的努力。陈老是我的前辈,也可以说是我的老师,后来成为竞技对手,对我来讲是亦师亦友。每个人都可能受时代的限制,他没有到世界最高水平,但达到了自己的最高水平,他非常努力。

  刘小光:写书和家人是陈老的牵挂,他在最后时期非常难受,凭着信念才坚持了下来。我是陈老的弟子,也是陈老的挚友,陈老在病榻上还在编写《中国围棋古谱精解大系》,并将最后一册命名为“盛世国手多”。他编写古棋谱是为了把中国围棋的古代思想和精髓传给后人,我会全力把陈老的遗作整理出版。

  古力:我们这辈后生将继承陈祖德的顽强精神,并将围棋事业发扬光大。

  本组稿件由记者 赵婷 采写

网友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