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休三天,谢尔豪“陪读的烦恼”

作者:谢锐点击:66932023-11-20 14:07

(转自 体坛周报)

记者谢锐高阳报道  世界性围棋比赛的赛制一直都是个话题。第一项世界围棋大赛富士通杯奠定分阶段进行的模式,时至今日,应氏杯、春兰杯以及国内的天元战、名人战、倡棋杯也都照此实行。这样安排的优势在于,化整为零,比赛日程易于安排。

但也不能不说,这种分阶段赛事在国际上属于特例,类似于奥运会、亚运会、各大项目世锦赛,还有网球四大公开赛,都是在集中于同一个时间段进行。这些比赛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参与人数甚众,集中一次不易,倘若掰开进行的话,每个人的日程很难凑齐。

比赛拆分成若干个阶段进行,在宣传报道量上也会放大。像当年富士通杯、之后的三星杯,分成四五个阶段进行,每个阶段相当于一次“唤醒”,贯穿全年,确保在全年时间内都有此项比赛报道。

2009年创办的 BC卡杯更是将拆分报道做到极致,前两轮过后,从16强战开始,每盘棋依次在韩国围棋电视台演播室进行。那段时间,中国棋手走马灯地往返于中韩之间,中国棋院翻译就只能待在韩国,不断地接送参赛的中国棋手。

微信图片_20231120110509.jpg

因为比赛结果的不确定性,不管是办理因公签证,还是之后的比赛日程安排,都像是开盲盒。这个时候,如果BC卡杯改为集中比赛,棋手都会赞同。

三星杯是一项锐意改革赛制的大赛,创办以来有很多创意,为新型世界围棋大赛之滥觞。2019年,三星杯一改过去世界大赛分阶段比赛的传统做法,与其他项目的世界大赛合流,从首轮开始,一直到决出冠军为止,集中在一段时间里进行。

这样的赛制安排优势显而易见,这段时间就是“三星杯赛季”,一年前就能确定,其他比赛照此时间绕路,省去了每项比赛都要反反复复定行程的困扰;冠军将在短时间里决出,悬念集中解消,不至于出现今年半决赛、决赛,却浑然忘记了去年哪些人参赛,比赛过程如何,像是已是很久远的过去。

但新的烦恼又来了。三星杯每轮分上下半区进行,第一轮比赛后休息一天,这样就出现了一个特例:谢尔豪九段首轮比赛第一天(11月16日)进行,第二天(17日)他不用上场;第三天(18日)大会休息日;第四天(19日)进行第二轮上半区比赛,但他被分在下半区,等于说他连着休息了三天。

微信图片_20231120110515.jpg

“休息一天不错,三天就有些多了。”连笑九段说,连休三天再上场比赛的话,“感觉会有些麻。”三星杯属自费参赛制,但因比赛在位于高阳的三星研修院进行,主办方没有收取相应费用。倘若是在首尔进行比赛的话,谢尔豪得多出三天的食宿费用。

还有首轮被淘汰的王星昊、周泓余,因他们在三星杯前景不确定性,所以这段时间都没给他们安排比赛,他们索性继续待在三星研修院,权当休假。

带队的国家队总教练俞斌说:“以后大概只能在三星杯期间安排全国个人赛之类的比赛,互不影响,但一旦三星杯恢复了公开预选,有棋手打进了三星杯本赛,同时又要参加个人赛的话,就有点麻了。”

比起疫情期间没比赛的苦恼,现在谢尔豪式的烦恼只能说是“幸福的烦恼”了。

网友评论(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