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界疫情百态1:中国连延期 日本追进度 韩国元老忙

作者:易非点击:136742020-06-20 23:18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已有近半年,中日韩各国棋界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以交流为重要主题的围棋,在只有“隔断非必要接触”才能避免感染的时代下如何应对,是前所未有的难题。各国不同程度的社交管控,使得职业比赛不再如往年般按部就班,而中日韩的表现又各有不同。


新冠肺炎疫情最早祸及的是中国,防治措施最严格的也是中国。根据国家体育总局的要求,1月,中国围棋协会就下发了2、3月各项国际国内比赛延期的通知,直到5月才渐渐正式恢复。原本是春节后第一个启动的比赛——新人王赛最为幸运,5月以北京、上海、杭州、成都四个赛区线上线下同时进行的方式开赛,又赶在北京上调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级别前在上海完成决赛。棋圣战紧随其后,以一天一盘的方式成了疫情以来面对面比赛的尝鲜者。

2020年的新人王赛恢复了世纪之交中国围棋霸王战、乐百氏杯、棋圣战等比赛的分赛区预选模式,但采用线上对局形式。


原定于2020年2月至4月进行的其他比赛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倡棋杯因为是全体职业棋手自由报名的大规模比赛,至今难以恢复。春兰杯、三国龙星对抗赛、应氏杯、吴清源杯由于涉及人员跨国移动,线下对局的实现更为渺茫,目前都在讨论网络对局的方案。最艰难的是梦百合杯,预定3月下旬在南京比赛,因武汉爆发的疫情而延期,4月底先期将涉外的一场八强赛结束后,剩余三局安排到6月中旬,又因北京新发地疫情再度延期。与梦百合杯命运相似的是天元赛决赛和围甲联赛,两项原计划4月中旬开赛的比赛相继调整至6月底、7月初,赛程刚刚确定下来,又不得不二次后延。

4月27日谢科孤身一人作战并挺进半决赛,两个月后他四强中的同伴仍然迟迟未来。


连奥运会都延期一年的日本,围棋界自然无法抵御新冠疫情带来的巨变。在日本政府的“紧急事态宣言”下,日本围棋界破天荒的4、5月两个月没有比赛,这是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第一次。当年桥本宇太郎与岩本薰在原爆之侧仍然坚持对局,相较之下,新冠肺炎为祸之剧就可见一斑了。


以新闻媒体为基石的日本围棋界,两个月没有比赛就等于两个月的“天窗”,报纸一天一期,电视节目一周一次,没有内容填充,说重了就是导致比赛停办的直接理由。幸好筑起日本围棋黄金时代殿堂的观战记者们八仙过海,有的重新回顾著名的大赛观战记,有的使用AI重评历史名局,NHK电视台则将上一年度收视率最高的几盘棋拿来重播,总算撑过这段艰难时期。“紧急事态宣言”一俟解除,各项大赛都要追赶进度,被迫延期的十段战决赛后三局和本因坊战决赛前两局也要补上欠债。一边是大量积压的比赛亟需消化,另一边是避免“三密”(密闭空间、人员密集地、近距离密切对话场所)而不能同时安排过多对局,两难之境就这么落在了日本棋院头上。

6月NHK杯恢复播出时,观众都大吃一惊。不仅两名解说嘉宾不在同一个房间内,记录员、读秒员与对局者拉开距离,连比赛的棋桌上都放置了防止飞沫的遮挡板。


为此,日本棋院将原本一周一天(每周四)的比赛日制度调整为一周两天(每周一、四),个别比赛繁忙的棋手,如同时挑战本因坊、十段的芝野虎丸甚至要一周三赛,其中还有一盘是两日制。这在中国是一线棋手的常态,但在传统根深蒂固的日本棋界则罕有所闻。不过事物总有两面,眼下这种特殊情势,如能推动日本围棋在赛制上向竞技化迈出一步,反而是新冠疫情带来的革新的契机。

一周三赛,又要全程戴口罩的芝野虎丸倒是十分淡定地表示“完全没有问题”,还说自己每三天做一百个俯卧撑。


几乎没有被疫情打乱节奏的是韩国围棋界,麦馨杯、GS加德士杯、最高棋士战、未来之星赛、女子联赛等都在电视演播室里按照节目排期逐日进行着。李志贤入伍前捧起人生首冠,申真谞零封金志锡传承着冠冕,金昌勋登上“未来之星”……比赛不停意味着故事不断,这段时期的韩国围棋界独享一番精彩。然而这种节奏的延续,未免带有一丝现实的苦涩。正是因为韩国棋战凋零,半年以来根本没有所有棋手都能参加的国内比赛开幕,反而不会出现人员聚集的困扰。

在每天新增病例仍然达到两位数的首尔,棋手比赛竟然全程不戴口罩,韩国民族的精神力令人由衷敬佩。


当然,韩国棋院在疫情期间也极尽心力,全员测温、分散对局,组织了几项比赛的预选。但除了采用网络的LG杯,就是新锐赛和元老赛了。令人惊异的是,在韩国比赛稀缺的时代里,元老棋战反而最受赞助商青睐。1月的大舟杯元老赛、5月的1004岛杯元老赛相继举行预选赛,6月底新一届元老联赛即将开幕,农心公司更是打出情怀牌,预计10月与农心杯同期推出白山水杯三国元老擂台赛,韩国队的选拔赛也会在7月打响。“元老人倍忙”,成了疫情期间韩国围棋一道独特的风景。

众多年轻时代就不曾在棋迷心中留下姓名的元老棋手们,2020年的比赛机会竟远多于如今的年轻棋手。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下载腾讯野狐围棋APP



网友评论(9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