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均一条龙”而立之年变身控场大师 时越坚守八载印证围棋力量

作者:钟闲点击:228582022-09-17 10:29

9月13日至16日,快节奏的四天五轮比赛过后,风来月现。时越九段拨开赛场上浓稠的硝烟,成为“浙江平湖·当湖十局杯”CCTV电视快棋赛笑到最后的那个男人。此时距离他上一次捧起冠军奖杯,已经过去了漫长的八年。



八年,使一位风华青年走过而立之年,走进婚姻之殿,走到从追赶前人,到被后来者超越的十字交叉点。八年里,贵为中国围棋90后第一代领军者的时越两进世界大赛决赛,三度跻身世界前四,三次冲击国内冠军,均告无果。等级分榜首的交椅拱手让人后,再也没有反身杀回。时代翻滚向前,棋坛秩序大变,一时之间,时越所代表的棋手固有的谦谦君子形象也不合时宜起来。

八年里,围棋人工智能咆哮降世,“传统围棋”的旧观念老规矩统统化为齑粉,正值当打之年的高手们,也经受着颠覆性的冲击。盛名之下抛开尊严,重起炉灶“从零学起”岂是易事?有人改弦更辙,有人纵情他途,有人匆匆退场。八年里,更有恶疫困顿,生活节奏被明显扰乱,往日寻常的出门比赛成了相当程度的奢望。用理想关照现实,和以现实滋养理想,哪个更难一些?



少年成名,厚望寄身的时越,在这退居光影深处沉默前行的八年中,走出了一条中华文化浸润的君子之道,契合着“闇然而日章”的围棋精神。人间之不如意十有八九,一二卷泛黄棋书也可慰藉心灵。围棋给予时越的回报,是他23岁太湖之畔青春意气消散八年之后,31岁在当湖之滨拥抱久违的顶点欢欣。而当湖,就是他那些寂寞、犹疑、反躬自省的时光里深刻体味过的《当湖十局》,三百年前经范、施二圣之手丁丁落子的地方。

这一段成长史、心灵史,足够传统中国式,而时越重返棋战顶峰的曲线,又具有相当的围棋界的独特风采。挥斥方遒的少年志气,为他赢得了享誉天下的“场均一条龙”绰号,纵横疆场,刀光未落,见血封喉,是每个初做的“江湖梦”的必然组成部分。然而夜深露重,荣耀短岁月长,梦终有竟时,人仍要醒觉,没有一成不变的独门技巧,就像竞技场上没有永恒的赢家。于是,如同三十岁后从“杀手加藤”转型为“半目加藤”的棋坛前辈一样,时越也走在了改变的路上。



这一次的当湖十局杯,时越首轮力拼官子3/4子险胜丁浩,半决赛与决赛围而不攻慑而不杀,以两盘大局控场连胜廖元赫、谢尔豪,三位对手都年轻他一辈人,年龄的劣势并非不能依靠棋盘内外的努力去弥补。同时,时越赖以成名的绝技也留在身上,第二轮用敏锐的棋感大逆转李轩豪,堪称年度奇局。八强赛时机正趁早早拔刀,开局连吃陶欣然两角,浑然天成的杀力久不施展,偶一出鞘仍然剑光满天。

夺冠后发表感言时,时越脱口而出:“我非常喜欢古棋,被《当湖十局》竭尽全力去战斗的精神深深感动,希望我能一直汲取这种力量。”百年岁月不过弹指,棋谱的刻痕却代代相传。人生百态虽是微尘,总有一种精神不会泯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