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吃饱了才能好好下棋”——一力辽登上日本记者俱乐部(下)

作者:找借口安静点击:46552021-04-09 23:20

图片

3月1日,一力辽登上了日本记者俱乐部,进行了将近1小时的专访。这一次因为疫情所以采用了线上采访,使得整个采访节奏非常快,内容异常的长。所以我偷个懒分成3个板块为大家进行呈现。

以下是采访的内容。

原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mJVBK-5XCs

图片:日本记者俱乐部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 翻完才知道应该再分2次


图片

川上高志:(前略)接下来我就从收到的一些问题来进行一些问答。这是产经新闻的伊藤洋一写的。一力辽刚刚提到,在疫情期间重新审视了自己的棋,具体说一下你是如何改变自己的,究竟是研究透了自己的对手,还是自己重新开创了一个风格,或者是你的网棋下得更多了,想知道你是具体怎么提升自己的。
一力辽:在4月和5月,因为棋手之间没法进行面对面的研究,所以对局基本上都是在线上进行的。当然在那段时间里也举行了各种活动,主要还是在网上进行的对局,或者是通过AI进行学习等等。还有就是收官的话,自己就每天用小棋盘做一些练习,把做官子题作为自己每天的习惯去执行,我觉得这些努力才让我收获了现在的结果吧。
川上高志:然后这个问题个人会员是田上提出来的,在世界大赛上,日本棋手始终步入后尘。这究竟是日本棋手实力不足,还是有其他原因。如果就按照你刚刚提到的是因为时间问题,比如说举行一场两日制的世界大赛,你有机会和中韩棋手有五五开的结果吗?
一力辽:我觉得实力上并没有太大的差距,包括井山裕太、芝野虎丸等棋手,他们的实力其实不亚于那些中韩的顶尖棋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都没能收获应有的结果,现阶段我们只能是接受这样的结果。
然后有关用时边长之后能不能赢棋,这一点我们不尝试一下也很难得出结论。在日本围棋界,比赛等级越高,用时就会越长。从每方3小时的棋,一天下完的话每方5小时,两日制的头衔战就是8小时。随着实力的提升,当我们有一种每一手棋都要花大量时间进行思考的习惯的话,确实很难很好的应对那些下棋很快的棋手。针对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在短时间内得以解决,包括自己在内,我在世界大赛上有过好几盘因为时间分配的问题,从而没有收获理想的结果。所以我也希望自己能在这些方面有所改进。
川上高志:在宋老师眼中,你觉得一力辽面对世界大赛时的状态如何呢?
宋光复:我觉得场面上是下出了五五开的局面,但是对中韩棋手来说,围棋就是他们的生活了。然后周围的人也给他们足够的支持,也有非常不错的环境。中国的话全国都在提升围棋水平,当然在日本也是以一个团队在作出努力,也有棋手通过自己的努力提升实力,但是总的来说,在环境上面日本棋手还是处于劣势的,所以希望这方面能有所改进吧。
当然在围棋界,现在也有很多优秀的新生代涌现出来,当然现在可能还为时尚早,但是过了5年或者10年之后,相信日本围棋会变得一片光明的。当然了,我还是希望一力辽能有机会拿到世界冠军,以此作为起爆器吧。

图片

川上高志:然后这个问题也是田上提出来的,一力辽刚刚也提到了,想要把围棋的乐趣传递给其他人。由此可以看出自己也是很在意目前日本围棋人口减少的现象。如果不加以努力的话,就很难在世界大赛上立足。所以如何让小朋友们对围棋产生兴趣,一力辽有没有自己的见解呢。另外一力辽有没有想要运营河北新报的想法呢?或者说现在有没有什么策略呢?
一力辽:公司运营的话我还真一点也不知道(笑),当然今后会怎么样也是未知数。不过日本围棋人口在减少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自己也很强烈的觉得,我们需要对此作出一点反应才行。虽说自己也不知道,哪些手段可以提升围棋人口,不过最近也看到在棋手们在YouTube等,通过网络的方式传递围棋的乐趣。
然后最近我们对局时的模样也被直播到了网上,然后我也经常担任直播间的解说一职。自己也很想利用一些具备一定影响力的平台,然后把自己所能做的一切都发挥出来,这点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川上高志:和孩子们下棋,确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吗?
一力辽:是的,没错。
川上高志:这是个人会员是片冈义行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好像还挺复杂的。他觉得围棋有平面,还有立体等,有关几何图形的含义在里面。一力辽是以什么视角看待围棋的局面的呢?
一力辽:这个问题还挺难的(笑)。围棋本身就有很多“面”,有艺术层面,当然围棋也不能离开胜负,最终肯定是要决出胜负的,所以胜负师的一面也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觉得,要把这些因素综合考虑进去才是最关键的。
川上高志:那么你是如何培养这些能力的呢?
一力辽:这个问题也挺难的(笑)。通常我们就会学习各种东西,包括布局的研究,然后在下练习棋的时候,有时候会引入自己的棋风,然后做出各种尝试。或者是直接和AI对局,可以更加直观的感受。所以自己的话就会通过各种方法,然后提升自己的各种能力吧。
川上高志:这个问题是共同通信社的围棋记者金井提出来的。你从小学开始,直到大学一直保持围棋和学业兼顾的状态,相信确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如果你不下围棋的话,有没有想要尝试的事情呢?

图片

一力辽:说实话自己是从5岁开始学棋的,所以我也很难想象自己没有了围棋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生活。我本来就很喜欢数字和数学,所以自己有可能会往理科的方向进行发展吧。
川上高志:你在5岁那年开始学棋,你还记得那时候是什么样的状态吗?
一力辽:说实话5岁的记忆已经模糊了。
川上高志:你是什么时候觉得围棋很有意思的呢?
一力辽:当时的事情,我基本上就是,就像刚刚宋老师说的那些故事一样,基本上都是从别人听来的故事,所以自己的话就只是作为一种事实去看待了。听说自己当时就对围棋,以及做死活题非常痴迷,如果那时候对围棋不感兴趣的话,自己也不可能下到现在了。所以围棋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吧。
川上高志:刚刚宋光复老师也和我们分享了很多故事,有没有让你觉得,一力辽原来有这样的感受之类的瞬间呢?
宋光复:围棋的话没什么好说的了,反倒是生活上有很多让我吃惊的地方。有件事是在他小学2年级的时候,那时他已经是我的门下生了。然后在训练结束之后一起去吃饭,然后就看他吃什么都吃得很香。
有一次带他去面馆吃面,然后那家店的份量,一起去吃面的师兄都吃不下一碗的程度。然后一力辽这孩子反而是吃一碗都不够(笑),总觉得他吃不下,当然第二碗吃到一半他也吃不下了。一般情况下很多小孩就这样不吃了,但是一力辽就不一样了,他会立马停下来,然后停个15分钟,他说:“这段时间是让我用来消化的时间”(笑)。我们还觉得这个面可能要胀开来了,不过一力辽就有开始吃起来,最后把两碗面都吃完了。然后还说:“这个面太好吃了”。
一力辽在吃饭上面,真的吃什么都香,这一点确实是难能可贵。然后也没有挑食什么的,这一点还真的是挺好的。还有就是都在咀嚼充分的情况下吃饭的,看他吃得还挺开心的,我觉得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吧。
以前依田纪基前名人的老师,安藤武夫老师说过,吃饭是最重要的时候,下棋的时候可能很难把本性暴露出来,但是在吃饭的时候就能全部彰显出来。这方面对我来说还是很欣慰的,所以一力辽在这方面确实是可以打满分。
川上高志:在你的文章里面,也提到了对局时的用餐轶事,相较于芝野虎丸喜欢吃一些荞麦面和乌冬面等东西,一力辽的中饭看上去就很丰富。我们外人看来下棋的人为了肠胃不受影响,可能不太会很多东西,但是你好像看上去并不在意这些。
一力辽:当然这也是因人而异的。通常对局的时候,早饭是必须要好好吃一顿的。然后除了头衔战,很多比赛都是10点钟开始对局,通常就是早饭吃多一点,中饭稍微吃一点,然后就这样结束一盘棋。
关于吃上面,宋老师刚刚也提到了,小时候自己就吃的很多。然后那时候还喜欢吃油炸的东西,宋老师那时候就给我买了很多(笑)。总之那段时间在吃上面,宋老师总能包我满意,即便是在头衔战,自己也是保持平时的状态,这也是一大原因吧。
川上高志:朝日新闻的大出向你提问,小时候你只要输棋就喜欢哭鼻子,但是据说你赢棋也哭,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哭。当然你现在是不会哭的,所以很想知道当时的情况。
一力辽:当时我确实挺爱哭的,即便赢棋,有时候对局的时候出现严重失误也会,当然现在不像读小学一样喜欢哭鼻子。但是在头衔战上面,有时候输得让自己都不能接受的时候,自己也会留下懊悔的泪水。当然高兴的时候也会哭,比如说我刚拿到碁圣头衔的时候。
我这人就经常在下棋的时候把表情都流露出来,自己也是觉得,我是下棋的时候很容易把心情流露出来的人。

川上高志:这个问题也是朝日新闻的大出提出的,想问你是如何兼顾棋手和记者的双重身份的,虽说你担任这个角色一段时间了,但是你今后很有可能在报社中担任一些非常关键的角色。你今后会把重心放在棋手,还是记者行业呢?如果你现在有想法的话,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
一力辽:这个问题还挺难回答的(笑)。现在确实是两者兼顾,不过我目前的重心还是放在了围棋。然后记者的话,自己现在还只是负责一个小专栏。所以基本上还是以围棋为主。
当然今后会怎么发展,自己也不是太清楚。当然记者这个身份,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岗位。所以现在确实还很难说会怎么样。
川上高志:个人会员片冈问你,你刚刚提到过增加围棋人口的事情。你对仲邑堇的评价是如何的呢?现在日本围棋界有没有可能让她成为带头人物呢?
一力辽:仲邑堇刚刚来东京不久,然后现在也经常到我们的研究会一起研究。然后有时候我们俩也会下棋之类的。感觉她经常会下出一些非常敏锐的手段,相较于自己11岁的时候,她比我当时的水平要高一些。
虽说她才成为职业棋手2年,但是和同期定段的人相比,她确实是那些人当中最好的。不过她是通过推荐名额定段的,整个社会自然对她抱有很大的期待,我是觉得即便没有推荐名额,她只要再花一年时间也能成为职业棋手。
现在她的水平,在女棋手当中虽然还比不上藤泽里菜和上野爱咲美,但是我觉得她已经接近第二阶段了。感觉再过两三年,她是很有机会夺得女流头衔的。
川上高志:我这边收到的提问就这些,接下来还是请森本进行补充。
森本孝高:刚刚你也说过大学生活的事情,你在大学生活中,有没有遇到你喜欢的课程。或者你觉得对你的围棋生涯有意义的事情。

图片

一力辽:我的话,觉得自然科学的内容还是很有意思的,这门课很多都是理科的东西。当然本身就有很多混沌的东西,感觉这一点和围棋还是很相似的。所以其中一门数理科学,对我来说兴趣还是很大的。
如果涉及到工作的话,关于媒体相关的课程,感觉对我今后的职业生涯还是很有用处的。
川上高志:棋手和记者兼顾确实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对你来说,身为一名记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
一力辽:向更多的人,清晰的传达真实的事情吧。当然我也只是一个围棋记者,所以很多大事件暂时和我没有关系。不过我在写围棋新闻的时候,自己想到的是如何让更多的人,能更清晰的明白围棋是什么。
川上高志:个人会员田中向你提问,预计在2045年,人工智能的大脑就能超越人类。你从现在的围棋AI来看,怎么评价这个猜测呢?
一力辽:2016年AlphaGo出现之后,以4胜1负战胜了当时最强的围棋棋手之一的李世石。然后2017年其他企业也参与了围棋AI项目,然后衍生了很多AI和人类棋手的对局活动。我也参加过其中的一些活动,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流逝,AI的水平只会变得越来越高,我们想追它的时候,它只会把我们甩得越来越远。
所以从2018年开始,我们就开始考虑我们如何运用好AI,感觉我们人类的想法都是在变化的。话说问题是什么来着的(笑)。
川上高志:预测今后的AI会如何发展,因为AI只会越来越厉害。然后你在和AI对局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自己赢不了AI,或者说,觉得AI也是有极限的。
一力辽:AI每天都在进步,不过已经超过人类了,所以我们人类也很难看出AI变得多强。但是AI即便再强,围棋的可能性还是不变的,围棋的可能性依然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觉得AI还是很难触及到这个高度的。
我们在用AI的时候,它有时候也看不出人类的一些常用的手筋等手段。所以我是觉得,即便AI变得再强,也很难对整个围棋形成一个翻天覆地的大革命。所以之前我也提到了,AI或多或少有自己的弱点,但是水平上已经远超人类了。所以我们人类需要和AI进行共存,如何从AI身上学到东西才是关键所在。
森本孝高刚刚你也提到了,2016年AlphaGo和李世石的那场比赛。那一次对整个围棋界来说是一场非常震撼的比赛。因为在此之前,很多人觉得电脑围棋还没有达到人类职业水平。那么2016年李世石的那场人机大战,一力辽是怎么面对那一次比赛的呢?
一力辽:现在的AI,人类棋手摆3子,基本上3盘能赢1局的状态。不过在当时,围棋AI一下子能击败人类,并且是李世石那样的棋手,所以还是非常震撼的。
然后也出现了很多之前没有看到过的手段,所以对我们的冲击还是很大的。当然现在来看,当时确实是选择了一些比较勉强的下法。然后最开始我们看不懂AlphaGo的手段,现在我们都能接受AI的下法,就觉得人类棋手的下法在最近5年得到了很大的改变。
森本孝高现在AI也是有它们不明白的地方,同时棋手们也有看不懂AI的时候,这个时候你是怎么进行应对的呢?
一力辽:围棋AI的话,会通过胜率进行表示。比如说在某一个局面下,黑棋下在某个地方,胜率就到60%之类的。但是你即便下对了第一手棋,后面的你都没法下对的话,就很难保持胜率。如果有一个地方算错了,那么胜率就会一下子掉下去。
所以我们或许可以不选择AI的首选,选择人类可以接受的手段,比如说胜率只有10%,但是这手棋之后还有更好的下法等情况。
现在布局方面,日本现在10多岁的棋手们都经常选择AI的下法。当然也有一些棋手觉得,盲从AI的话有可能会把自己原本的特点全部带走。
森本孝高对你来说,围棋有很多魅力。所以请你对屏幕对面的各位分享一下,围棋的魅力究竟在哪里。
一力辽:围棋即便你下得再多,也是有很多自己说不明白的地方。确实是非常深奥。即便你天天学棋,你每天都能学到新的东西。正因为如此,所以自己也下了几十年围棋,当然今后也会把围棋下下去。
森本孝高那么你想对觉得围棋很难的人说一些什么呢?
一力辽:很多人觉得围棋很难,但是都知道围棋是看谁围的地盘多。不过和将棋不懂,有很多概念确实比较模糊。所以光靠我的一个建议就能改变大家也是很困难的事情。不过棋手里面也有很多充满个性的棋手,所以我觉得希望大家先从关注棋手,在关注围棋的话,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吧。
川上高志:(前略),在发布会开始前,你在本子上写下了“飞翔”。这也是你今年希望达到的目标。
一力辽:这个飞翔是我经常写的一个词,希望自己能带着梦想展翅翱翔。所以选择了这个词。
川上高志:非常感谢,今天的发布会就到这里,一力辽和宋老师,非常感谢两位。
一力辽,宋光复:非常感谢。


网友评论(1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