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一境界(2) ——胡耀宇品评石佛王朝奠基之手

作者:胡耀宇点击:99092020-03-08 17:44


这一期一招一境界系列,我们来聊聊李昌镐。


相比与李世石和古力的快剑,李昌镐的剑是比较慢的。可按理说不是出剑越快越好吗?


但李昌镐从17岁开始,就凭一把慢剑,拿了17个世界冠军,并笑傲江湖十余载,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李昌镐告诉我们,慢剑同样可以笑傲江湖,只是绝招同途异路罢了。


要说李昌镐的慢,其最经典的代表作出现在1996年东洋证券杯决赛五番胜负的第1局。


当时的李昌镐年仅21岁,但早已是江湖最顶尖的棋手之一。而他决赛的对手则是马晓春老师,这一年马老师32岁。


马老师在1995年,将当时一年仅有的两个世界冠军收入囊中,那时正是他棋艺最巅峰的时期。


这两位当时最牛的棋手终须在华山之巅一决高下。而作为观战者,能目睹这场巅峰对决,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只可惜当时的我尚且年少,没有底蕴去欣赏和学习两位绝顶高手之间的对决。


只记得当时新民晚报专门报道了李昌镐的一招棋,那时的我还未能体会到这招棋背后的意境,只是瞟了一眼有个记忆而已。


现在再回头来看这招棋,让我回味无穷:



图1:我们从马晓春老师(以下就简称马晓春)的黑87开始聊起。


此时白棋稍稍优势(当时是黑贴5目半的规则)。


而当前的格局,是黑白小块割据的局面,这一看就是奔着收官的节奏去的。


大家若是回头去看当时那场五番胜负,就会发现马晓春在前三局都和李昌镐下成了小块割据的细棋局面。


当时我曾经有个疑问:“不是李昌镐最擅长的就是收官吗?为何马晓春要找着李昌镐最强的地方去?


后来我才慢慢明白,马晓春的剑法很像是独孤九剑,讲究的是一个“破”字,他当时的策略就是要在李昌镐最强的地方击败他,这样才能击垮李昌镐的信心。


其实这次大决战,马晓春的独孤九剑差点就成功了,只可惜在关键的第三局中一个极为低级的失误导致功亏一篑。这个故事以后有机会再跟大家细聊,这里我们就不多说了。我们言归正传:


黑87这手棋价值很大,它首先是防住了白A位顶出的手段;其次它本身就是一步价值不小的官子(今后留有黑B断、白C吃、黑D滚打的手段)。


那么接下来李昌镐会下哪一步呢?



图2:此时黑白均是小块割据,所以谁都很难在中央有所作为。


而纵观全局,全盘双方也没有一块明显的弱棋。唯一有不安定因素的是上方黑白三角两块棋,但由于中央的价值不大,黑白两块只要不死棋,光靠攻击是很难取得很大收益的。


所以此时正常的第一感,是赶紧抢占边角的官子。


四个角的官子中,右下角白A一路跳引人注目,它防着黑B位断,这步棋的价值大致在后手10目左右。


但由于黑87(黑三角一子)刚二路勾了一个,白棋若马上跟着应,心情上有被便宜之感。


所以白大概会选择边上的官子,比如白1二路小尖这种小刀割肉的官子。


白1也有10目左右的价值。


但李昌镐的下一手,我们很难猜到:



图3:当李昌镐白88一路下立这颗子落到棋盘上时,我们第一感会认为棋谱记错了。


为什么会有此感觉呢?因为白88这步棋从官子的角度来说,其实地价值只有仅仅后手3目多一点。


为了让大家对3目多一点的官子是什么概念,我再举例说明一下:



图4:我们假设右下角黑三角两子和白三角两子交换掉,然后黑1一路扳一个。


黑1一路扳,这步棋的官子价值大致在后手4目左右,远远小于全盘A至G的7个官子,就连H位往中央走一手的价值也比黑1大的多。


由此可见黑1这步棋的官子价值有多小。


但就这黑1这步那么小的官子,其实地价值还大于上方白88(白三角一子)一路立。


由此可见白88的实地价值该有多小。


至于怎么算出来白88这步棋只有后手3目多官子价值的硬核技术问题,我将在过两天的视频解说中加以解释,这里就不多说了。


总之,就李昌镐这步白88立,其官子价值还不如右下角黑1一路扳来的大。


棋谱肯定是没记错,那难道是李昌镐在这一瞬间搞错官子大小了?当然也不可能。


李昌镐的官子神功是他的制胜法宝之一,要连这么简单的价值大小都搞不清,那还聊什么官子神功。


所以他下白88这步棋,一定有其目的所在。


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们来慢慢分析:



图5:白88的第一个目的是为了将白三角大块彻底做活。


因为本来白三角大块只是在三角标识处有一只铁眼,那么白88下立之后,白在圆圈标识处也有了一只铁眼。


这样白上方圆圈大块就有了两只铁眼而彻底活净了。


但如果只是这个目的的话,还不足以说明李昌镐白88的动机所在。


因为要做出圆圈标识处的铁眼,并不是只有白88这个下法,A位一路扳同样可以达到做出铁眼的目的。


这才是本案最关键、也最有疑问之处。只有搞清楚这个问题,才能对李昌镐白88这步棋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我们来看看白棋在A位扳的话,会是什么情况:



图6:白1、3扳粘,不仅可以确保自身三角标识处是个铁眼。还瞄着下一手A位双叫吃黑棋。


这样的话,由于需要防住白A位双叫吃的手段,黑4只好补一手。


这样白棋不是可以先手做活自己三角大块吗?那李昌镐实战干吗没事去走个后手?


我们继续抽丝剥茧:



图7:实战白88虽然是后手,但是就局部而言,黑棋三角大块已经无法一手棋净活了:



图8:黑1若还是像图6那样做活,白2以下先缩小黑棋眼位,然后白6一路点,是杀棋的要点所在。这么一来,黑棋整块棋是无法做出两只眼的。


大家拿此图和图6相比就能看的很清楚。



图9:所以李昌镐宁愿在白3单立落个后手,也没有选择白1、3先手扳粘的原因有两个:


首先,李昌镐不愿意让黑4只花一手棋就可将黑三角大块净活(因为白1和黑2交换对黑棋的眼形大有帮助)。


其次,黑4这步棋防住了白B位夹吃黑圆圈一子的官子手段,其本身就自带近后手7目的官子价值。所以黑4不仅使黑三角大块得以净活,同时还捞了一个近后手7目的官子。


这就是李昌镐明明可以走先手,却偏要落一后手的原因所在。


他这个后手,隐藏着让黑三角大块不活和7目官子价值的利益。


解完了这一重要疑问后,我们再回头看白88这步立,整个案情的真相就大白了:



图10:白88虽然只有区区后手3目多的官子价值,但它一是使白三角大块彻底净活了;二是使黑三角大块处于不安定的状态。


以上两点加起来,李昌镐白88背后的真正目的才以全貌展现在我们眼前。


我再换个角度让大家看的更清楚些:



图11:假设李昌镐白88没有在上边一路立,而是白1右下抢个大官子,那么黑2一路打吃这步棋不仅使白三角大块处于不安定状态,同时也加强了自身黑三角大块的根据地。


如此白3大致需要往空中飘一手,但纵然是花了一手棋,在黑右上圆圈数子的厚势背景下,白三角大块依然还存在着不安定的因素。


因此白88一路立不是为了那3目区区小利,而是为了黑白三角两块的劳逸相关。


它慢的这一拍,是为了后面能更快:



图12:实战李昌镐白88自慢一拍后,马晓春黑89肯定要抢官子。


这时白90飞攻黑三角大块,开始发力。至黑97小飞出头,白在左上已经先手吃掉黑圆圈一子,收获不小。


白90至黑97这一串进程中白棋的所得,已经弥补了之前白88慢一拍的损失。


而黑三角大块还未安定,白棋还可以继续从这块棋身上赚取利润。


白98和黑101都是好点。然后白102飞出,侵消黑左下阵势的同时,依然瞄着上方黑还未安定的三角大块。


之后的实战进程中,李昌镐继续利用黑三角大块未安定的因素,稳扎稳打的快速定型,最终兵不血刃地将优势化为胜势。


而马晓春虽然很想寻找头绪,可无奈白棋全盘没有一块未安定的棋,黑棋欲将局面搞乱,却苦于没有对象。



图13:其实现在回到24年前,从技术的角度来看,白88虽然事关黑白三角两块的劳逸问题,但毕竟它本身实地价值太小了。而且本文开始我也说到了,这种小块割据的局面,就算有块孤棋也不是很伤脑筋的事。


当时白棋可能有多种下法可选择,甚至它们还能比白88收获更多的利益。


所以白88未必是此局面下的正解之招。


但是从如何将优势化为胜势,或者说如何控制风险的角度来看,白88这步棋无疑是意境高远之手。


而更难得的是,面对全盘那么多大官子的诱惑,李昌镐居然能忍住不抢。最终跑去下个后手3目多的官子。


放弃了更大的实地利益诱惑,却消除了局面中未知的变数,使得局势更加简化;他对贪婪的克服,及其技术上的后招,也在心理上给对手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和压迫。


这虽然不是最正确的围棋,却是李昌镐的围棋。一种属于石佛的独门剑法。


这种剑法虽然慢,给了你闪躲的时间,可你却发现没有闪躲的空间。


因为它的后招早已布下天罗地网。


李昌镐白88的慢,与上期李世石白76的慢虽然有相似之处,却又有不同。


李世石白76的慢,是暗藏杀机。其本质还是奔着一剑封喉去的。


而李昌镐白88的慢,虽然没有那么大的杀心,可多出了一种对全局的控制,一种对自己贪婪的控制。


这种控制,有时候比一剑封喉更让对手绝望。


网友评论(1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