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编译】围棋史上第三人!“女大锤”上野登上日本记者俱乐部

作者:找借口安静点击:68152019-10-13 12:46

       

原址:https://digital.asahi.com/articles/ASMBC6R5JMBCUCVL020.html?rm=532

原题:囲碁界の「ハンマー女子高生」 決勝前になぜ鬼ごっ

作者:村上耕司

摘自:朝日新闻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 上野又创造历史



在男女棋手同场竞技的围棋场上,作为女棋手取得最好成绩——亚军的上野爱咲美女流棋圣,于10月11日在东京都的日本记者俱乐部中进行了采访。在围棋界上,赵治勋名誉名人和夺得七冠的井山裕太四冠曾经也在这里接受过采访。女棋手这一次则是首次。而17岁的年龄,是日本记者俱乐部50年历史以来史上最年轻的被访者。关于在决赛开始前玩起“捉迷藏”,以及被誉为宛如“榔头”般的棋风整个采访自始至终都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第28期龙星战的亚军,受到了很大关注。首先想知道一下你的感受是如何的?

上野:之前在龙星战的预选上一盘棋都没赢过,这一次因为拿到头衔才能以种子身份出场。然后(在小组赛中)幸运地进入了本赛。此时下到这里我已经非常满足了。之后自己也非常荣幸地能和几位老师进行对局,然后非常幸运地进入了决赛,还是非常开心的。


——你觉得能走到这里,一大因素是什么?

上野:我觉得一切都是运气比较好的缘故吧。


——对局的时候不觉得紧张吗?

上野:只要坐在棋盘面前,自己就不是很紧张了。因为自己是职业棋手,经常是要看着棋盘的,所以只要看着棋盘,整个人就比较安心了。


——据说你在赛前玩起了捉迷藏

上野:因为晚上下棋脑子都会转不过来,所以会稍微做一点运动。我的前辈本木克弥老师有次在晚上8点和我下棋,然后发现我晚上脑子转不过来,就让我多运动一下。


——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怎么样?

上野:有一点健忘,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有点笨,不过经常觉得自己蛮开朗的。


——你和围棋是怎么相识的?

上野:我的爷爷很喜欢下棋,大概业余6段的样子。原本是想作为一种爱好,然后也锻炼脑子就推荐我下棋,于是就开始下围棋的了。然后最近一段时间听我的父母说,每次我去上围棋课都蹦蹦跳跳的,感觉去学棋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然后自己很喜欢动脑筋,可能在这一方面和我比较吻合吧。


——有没有想过放弃的时候?

上野:有过可能放弃围棋会比较好的时候,但是对我来说,没有了围棋就什么都没有了。


——围棋界男女平等,你有没有感受到性别上的差距呢?

上野:几乎没有。


——将来你还想提升到什么样的高度呢?

上野:还是继续踏踏实实地战斗下去就行了。



——(上野爱咲美的老师藤泽一就八段也出席)老师觉得上野爱咲美的强大之处在哪里呢??

藤泽:先不说棋有多厉害,她从小就是一旦来劲了就有超乎想象的集中力。只要集中注意力下棋,哪怕你和她说话她都听不见。据说以前有一位顶尖棋手,周围哪怕有人再打高尔夫,击球声音也震慑不到他,而上野的集中力也这么高。


——那她的弱点呢?

藤泽:就是一个粗心鬼。即便是一场关键的比赛,输掉之后也就“啊,搞错了”的心态,如果觉得这样没问题的话,我反而对她有些担心。

上野:自己确实比较粗心,我也觉得这点不是很好。今后会注意。


——听说只要坐在棋盘面前,就会展现出强大的进攻力。你是怎么分析自己的棋风的呢?

上野:我从小就喜欢战斗,喜欢吃对手的棋。因为我觉得局面一旦冷静下来的话就没什么意思,所以我很喜欢去作战。

藤泽:小时候,在她有了一定水平,问她想要下什么样的棋,就回答我“像狮子一样的棋”。虽说会优先选择抢地盘,但是一旦有机会吃掉对手的话,瞬间就向对手猛扑上去,即便对手比自己强,也会将其收入囊中。感觉她的棋有点不可思议。最近感觉她的棋风,开始选择下一些易于战斗的下法。所以很多人就评价她:“一位女高中生笑嘻嘻地拿着榔头向对手砸过去”。


——听到这些,你有什么想法吗?

上野:觉得对我是至高无上的褒奖,非常感谢。


——围棋和其他体育项目不一样,男女之间没有差别,是平等的游戏,那么你对男女之间的不同之处有何想法呢?

上野:男棋手一般都非常热情,感觉一刻不停地在进行研究。当然我也是非常喜欢用AI的,所以想通过研究AI,然后像男棋手那样琢磨下去的话,感觉就能追上他们了。

藤泽:历史上《源氏物语》、《枕草子》等作品中都能看到女性在下围棋的场景,但是在胜负场上很难看到有女棋手崭露头角。当年中国的芮迺伟九段在一般棋战中夺冠,在当时来说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万万没想到日本女棋手也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不过最近的女棋手水平在逐渐上升,而我也非常希望上野能达到那样的高度。不过我没有想到能出成绩能这么快。


——那么今后在世界大赛上的目标是什么?

上野:因为有日本的头衔战冠军,所以自己就有机会参加女子的世界大赛,首先要把握好每一次机会,最好就是收获一个不错的结果,然后能抬着头回到日本的棋手。


——是不是有夺取七大冠的野心呢?

上野:我还没赢到最终预选。所以首先要在保留时间较长的本赛中收获一定的成绩,这样的话首先要在每方3小时的比赛里面能更加得心应手一些,我觉得这点比较重要。


——虽说围棋没有性别上的差别,但是在你进入决赛之前,这一系列举动从未发生过的,你有何感受?

上野: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这是为什么呢?

藤泽:在悠久的历史中,很多女棋手觉得,女棋手只要拿到女子头衔就完成最终目标了。现在很多女孩子都想成为职业棋手,而现在的时代就是要男女同场竞技。如果有更多的女棋手,想在一般棋战中夺得好成绩作为目标的话,这种现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就会觉得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网友评论(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