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少女当选韩国春香 仲邑堇身穿韩服击败吴侑珍获赴韩首冠

作者:丁未点击:51172024-06-11 13:49

6月8日至10日,韩国第7届春香女子赛在全罗北道南原市举行。这项创办于2016年的韩国民族特色比赛今年首次向职业棋手开放,历史也在这里写下新的一页,2024年3月加入韩国棋院的日本少女仲邑堇在韩生活刚满百天,就连胜朴智英、金希洙、金恩善、许瑞玹、吴侑珍五名对手,夺得赴韩以来首个冠军。春香赛职业组冠亚军奖金1000万、300万韩元(约合5.3万、1.6万元人民币)。


仲邑堇赛前接受采访的从容与夺冠后的笑容。


身着韩国传统服饰,在南原市广寒楼玩月亭“摆拍”的仲邑堇和吴侑珍。


仲邑堇收获韩国第一冠。


春香是韩国文化标志之一,19世纪最终成型的文学作品《春香传》描写了南原地区李梦龙与成春香的爱情故事,歌颂自由精神,反抗封建强权,与《红楼梦》、《源氏物语》并称中日韩三大古典小说。春香这一人物形象在韩国家喻户晓,传统选美大赛冠军就被称为“春香小姐”,作为围棋赛名,这项赛事的全称也是“围棋春香选拔赛”。


6月8日下午进入决赛后,两位棋手在春香故乡合影。


被问到“是否知道春香是谁”时,仲邑堇回答:“是韩国最美丽的爱情故事之一。春香是韩国的朱丽叶。”


摄影取材过程相当欢乐。


春香围棋赛2016年至2023年举办了六届(2020、2021年因疫情停办),范围限定业余女棋手,不过历届冠军中李丹霏、金先彬、金凑笌、白如丁后来都定段成功,仅有金秀英、金贤娥未加入职业行列。为扩大赛事影响力,2024年春香赛增设职业组,共32人报名,顶尖集团仅有同期作为外援参加中国女子围乙的崔精、金彩瑛、曹承亚未出战。


第7届春香赛职业女子32强合影。


6月8日职业组对局现场。


左起第1届冠军李丹霏、第4届冠军金凑笌(夺冠时名为金孝英)、第6届冠军白如丁。


32强签名棋盘。仲邑堇还在坚持写自己的中文名字。


除职业组外,比赛另设业余女子组与名为“梦龙组”的业余男子组,6月8日南原春香谷体育馆聚集了约四百名棋手。不过与上周在庆尚北道安东市举办的安东柏岩杯不同,春香赛未被韩国棋院算作正式比赛,只是一项自由选择的邀请赛或表演赛。


体育馆赛场全景。


吴侑珍胜权孝珍。


仲邑堇胜金希洙。


6月9日,比赛转战赞助者的个人房产“季柏家屋”——一座韩式古风建筑。上午的八强赛,夺冠大热门、也是参赛者中等级分最高的金恩持负于许瑞玹。下午半决赛,仲邑堇在一场艰难的拉锯战里击退许瑞玹,与惊险晋级的吴侑珍相会决赛。


八强棋手坐在韩屋前,观看韩国传统表演。


八强赛吴侑珍胜金京垠。


仲邑堇胜金恩善。


金恩持未能如愿成为首位“职业春香”。


半决赛仲邑堇胜许瑞玹。


吴侑珍死里逃生大逆转李瑟珠。


半决赛吴侑珍优势下突生错觉,走死中央数子,陷入败势。但李瑟珠未能把握住天赐良机,最后时刻黑233错过了左下角点入便宜至少1目棋的官子手段,以1目半之差惜败。


赞助商吴仁燮(右)为“业余春香”颁奖。业余组冠军也有200万韩元(约合1.1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春香赛采用每方20分钟后三次30秒读秒的准快棋用时,年纪更小的仲邑堇可能更为擅长。决赛是仲邑堇与吴侑珍首次大赛交手(此前在2019年和2023年的纪念赛、交流赛中有过两次相遇,1比1战平),进步飞速的仲邑堇行棋积极主动,灵活转换,圈住左边大空后将优势保持到了终点。过去一段时间,仲邑堇后半盘常有失误的短板,在到韩国高强度“以赛代练”(101天间仲邑堇下了51盘比赛,累计33胜18负)的过程中得到了弥补。


6月10日上午的决赛原计划在春香故事发生地广寒楼玩月亭进行,但因天气太热,临时转移到室内。


并不常见的韩服对局。仲邑堇说“第一次穿韩服没有觉得不舒服,就像自己的衣服一样”。


决赛结果为仲邑堇执白232手中盘胜。


获胜后的仲邑堇。


落败的吴侑珍向仲邑堇送上了大姐姐的祝福:“小小年纪来到韩国,比想象中还要成熟,希望她能继续成长,为日本、韩国的女子围棋都带来帮助。”


     赛后仲邑堇表示“这是到韩国以来第一次离开首尔,虽然一切都很陌生,但运气很好”,并自谦“因为是快棋,一盘棋的结果说明不了什么,今天只是偶然(笑),今后还想向对手学习”。因为仲邑堇在日本的高人气,此次春香赛使“南原”和“春香”两个关键词在日本网络上的搜索量暴增,仲邑堇也向日韩棋迷对她的关注表示了感谢。

网友评论(2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