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星光闪烁 (三)道玄赏 关西棋院独立70周年纪念9

作者:易非点击:104952020-10-17 14:04

1973年,关西棋院创设“关西棋院赏”,用于表彰上一年度战绩优异的棋手。其中一项“殊勋赏”在1974年改名为“道玄赏”并沿用至今,乃是为了纪念关西棋院一位特异棋手半田道玄。


半田道玄生于1915年,原名半田早巳,九岁拜入铃木为次郎门下,但只待了一个月就回到广岛老家。十五岁到大阪求学,参加久保松胜喜代的研究会,十九岁定段。1942年,半田执白赢了当时执黑不败的藤泽库之助一盘,一战成名。日本战败后,为了参加比赛,半田拼了命挤上火车前往东京,原本就身体不好的他在过程中患上肺结核,经手术切除了部分肺部。1947年至1952年,半田在冈山县的医院中疗养,回到棋界后加入新生的关西棋院,多得关山利一的指导,并改名“道玄”。


半田道玄是标准的苦吟型棋手,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游玩不赌博,曾把自己比喻成“吃饭的人生”,维持生命只需要最基本的米饭,对他来说饭就是围棋。每天的生活,就是一遍一遍复盘自己输棋的棋谱,复累了就用毛笔在纸上写“道”字。据看过的人说,那是一个充满寂寥感的字,就像一位旅人独自走在山路上。


半田道玄始终是短发平头的“和尚”造型,终生不留长。问他原因,给出的答案是惊世骇俗的。他说:“头发长的话就无法思考围棋了。长发垂下来,额头通风不畅,对大脑运转不利。为了能让头发在脑袋上立住,我一开始用发蜡涂啊擦啊,再用工具固定。怎么早想不到剪掉这么好的办法……”


有“禅僧”之誉的半田道玄将棋手执著棋道的品质发扬到了极致。


平日里冥想人生的半田道玄将感悟记录下来,留下了六百五十三册日记,去世后被同僚整理出书,名为《合乎天地之理》。他有时以棋悟道:“三百六十一路的棋盘上,存在着宇宙天地自然的道理。如果不去探求,道理无从所出。如果合乎自然,事实妙不可言。我认为这也适用于世间万象,所以拼命用心,像思考人生那样思考围棋,去决定如何应对自然。”


有时渴望胜天:“我是达摩重生,是哲学家达摩。尽管面壁十年,纵使面向棋盘几十年,我到死都对着棋盘。我是血气方刚的达摩,是尽管不够聪明,但不断求知的达摩。把上天作为对手激励自己。”


有时追求无为:“表现‘自然’,有‘行云流水’这样的词语。像水流那样,用淡然的心境去下棋。”“下围棋不应该求胜。”“不要为了勉强而为而喜悦,勉强而为是可悲的。”


有时契合天理:“磨练心智,强化心性,心技一体,达到和合之境,合乎天地自然之理,不会迷失,不会恐惧。可惧的只是自己的内心。”“用鲜活的身心好好活在当下,拥有广阔的视野和富足的内心,这是宇宙之心。如果我能融入宇宙,生死不再存在,在自然法则之中御风堂堂而行。”


也有自我鞭策的赌咒发誓:“从今天起,在春季大手合中绝对不碰弹珠机,违反一次,交给妹妹五百元罚款。1955年2月24日。”写下这段保证书的半田道玄已经四十岁了。


在家附近散步的半田道玄。即便在棋手普遍具有独特个性的日本围棋界,半田也是几十年才出一位的奇人。


将生命的全部投入围棋,命运给了半田道玄丰厚的回报。1956年起,年过四旬的他开始了问鼎之旅,先是把关西棋院的快棋名人战、锦标赛、第一位决定战拿了个遍,1959年升为九段。1960年四十五岁时正式成为日本棋界顶尖层一员,在第5、6届决赛惜败给岛村俊广、藤泽朋斋后,第8届击败“福岛猛牛”宫下秀洋,终于登顶王座。


桥本宇太郎与半田道玄在第2届十段战决赛前的合影,这份悠然自得是关西棋院不可多得的时光。


1962年,半田道玄夺得第17届本因坊战挑战权,但面对前一年刚刚终结高川格本因坊九连霸,蛰伏十年一朝成龙的坂田荣男时1比4告负,这是关西棋院棋手迄今为止最后一次进入本因坊战决赛。同年,采用双败淘汰赛制的十段战创立,半田道玄在胜者组连胜鲷中新、杉内雅男、木谷实、坂田荣男,半田的双重师兄木谷实告负后感叹:“他下的棋真奇怪。”败者组中,桥本宇太郎昂然复活,决赛3比1击败半田,又一次证明了自己“棋战尝鲜者”的特质。而百折不挠的半田道玄1963年杀将回来,挑战者决定赛再胜坂田,并3比1击退大桥本加冕十段,这是关西棋院历史上仅有的两次同院棋手争夺头衔战冠军。


 

1962年第1届十段战半田道玄执白对阵大豪木谷实,左下角白32、34、36的定型手法匪夷所思。黑75拐头后,一般思路是四路点后盖住,压制黑棋左边拆二,但半田白76偏偏放出潜水艇,颇有“实战流”的风范。由于半田道玄基本是自学成才,没有理论包袱的条框限制,风格与一般日本棋手大相径庭。善于总结棋风的日本记者对此也大感苦恼,只好给出一个“独特的大局观”或者“无法具体到哪一手,而是在进程中逐渐体现出的棋之味”的“半田流”。以今天的视角回看,半田道玄创造力强,擅长灵活转身,但赢棋更多是靠中后盘的坚忍不拔、等待机会,似乎更接近于“拼身体”的现代棋风。


由于身体多病且心无他物,半田道玄终生未婚,靠妹妹登美子照顾生活,五十岁后愈发孱弱,常常全身水肿。在极度艰难的条件下,半田1965年击败大窪一玄,二度夺取王座,1972年打入十段战败者组决赛,意志力令人震撼。但人力终究不敌天命,半田道玄曾因昏倒被送去抢救,可他明确表示:“只要有意识就不会去医院。”这种僧侣苦修式的理念严重摧毁了他的健康,加上半田登美子查出癌症晚期,生活陷入绝境。


1974年3月6日,五十九岁的半田道玄走出家门,去关西棋院与松浦吉洋进行名人战预选赛。此时他的身体虚弱到连路都走不稳,走到一根电线杆处扶着喘息许久,再向下一根电线杆努力走去,如此一步一步捱到棋院。午休吃饭时,半田对着众多棋手深深鞠躬,说了一句:“各位,长期以来多谢关照。”可能他已经预感到自己药石难医了。


一个月后,青柳英雄与小川正治两位与半田道玄要好的棋手因为许久没有得到他的消息,4月12日赶往半田家中探望。只见半田道玄坐在被炉前,眼睛睁得大大却茫然无神,人已失去了意识。二人紧急叫救护车,这位把围棋融入骨血魂魄的棋痴第二天午后因心力衰竭去世。在他的遗稿中发现了这样一句话:


“毁誉褒贬只是人生中的云雾,将其一扫而空,便是日白天清。”



网友评论(4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