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宇】一招棋背后的故事(5) ——气场影响结局

作者:胡耀宇点击:153202020-05-13 18:43
前段时间有位好友问我:“耀宇,你说这围棋对弈时,你和你的对手之间会不会有一种无形的气场?如果有的话,那这种无形的气场会不会对棋局的进程和胜负产生影响?

听到好友的提问,我就想到了最近正好看到的一盘历史对局,于是我就推荐他去看一下这盘棋,我说:“你看完后,就会有答案了。”

今天,我也把这盘棋推荐给大家:


1994年5月17日,中国围棋历史上第一个七番棋大战拉开战幕,但这不是一个冠军头衔战,而是为当时中国最强的两位棋手——聂卫平和马晓春量身定做的一场特别棋战。

那个时候,聂马各领风骚,爱好者们很喜欢看他们之间的对决。于是,由新民晚报主办的聂马七番棋特别棋战就在大家的期待中诞生了。

而这次七番棋战也不辱双龙之战的美名,前六局的过程极具戏剧性。先是聂卫平三连胜,正当大家以为比赛将呈现一边倒的态势时,马晓春绝地反击,连扳三局,将七番胜负拖入了最后的决胜局。

1995年2月8日,聂马七番棋大战的决胜局在上海开战。

相比与前六局的戏剧性过程,这盘决胜局的戏剧性不知道要甩它几条马路。

25年前,我13岁,所以没有太多的记忆。但当我现在回看这盘棋的时候,带给了自己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首先是这盘棋的最后100手,我打了七八遍都没有记住。可按理说打谱打一遍我就能记住了,这次怎么就打了那么多遍就记不住呢?主要是这最后100手无法让我从技术的角度来用逻辑串联起来,

其次是这盘棋最后100手从开始到最后结局的过程,实在太戏剧性了。其让人匪夷所思的程度,毫不夸张地说,真的是连一位剧本大师都写不出来。

我无法从技术的角度去解释这最后100手所发生的事情,所以我只能认为,人与人在对弈时,他们的心理变化以及人性的特点,会在无形中左右着棋局的进程和结局。

下面就让我们回到25年前那场聂马经典大战的决胜局中,看看这盘棋最后100手到底发生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图1:讲故事前先来个铺垫。

这盘棋在中盘出现了一个大转换后,就迅速的进入到了官子阶段。

马晓春黑165先手和白166交换后,棋局已经进入了尾声,最后就剩下些小官子了。

在讲述之后那魔幻的剧情之前,我先跟大家说两个重要的前提:

1:此时两位棋手都已进入一分钟必须下一步棋的读秒阶段

2:这盘棋由于各种转换,导致双方的实地都在百目左右,因此两位棋手在读秒阶段想把目数点清,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两个重要前提,不然就无法解释之后棋手的表现了。

此时马晓春正常收官的话:


图2:黑1、3先手扳粘后,黑11价值后手4目多,是全盘最大的官子。

黑11后,全盘就只剩下后手2目左右的官子了。

因此最后的进程很容易计算出来。到黑37粘上,是双方几乎必然的进行。

这样最后还剩一个A位的单劫,而这个A位的单劫就算让白棋打赢了,黑棋盘面也好9目。

要知道在25年前,黑棋不是贴7目半,而是贴5目半。所以盘面9目已经是不小的优势了。

本图的进程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那也就是说,当白166后,正常情况下,双方在15个回合左右就能结束本局了。最后的结果也很明朗,黑胜3目半。

但是就这看着不可能有任何变数的棋局,居然又进行了50个回合!至于结局是什么我就先不说了。

棋友们看到这里,估计会想:“这棋怎么还可能有50个回合的空间?

说实话,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的,但是围棋是圆的,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我们今天的故事,就从马晓春下一手开始聊起:


图3:若是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我到现在都还没看明白,马晓春黑167为什么要在棋局接近尾声已经赢定的情况下,跑到左上白棋茫茫铁桶阵中点入?

于是我只好从两位棋手的内心对手戏出发,用一个我理解的剧本,来解释接下来的剧情(以下两位老师的内心戏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马晓春在读秒中没有判断清形势,于是抽空看了一下聂卫平的神态后心想:

“这棋到底赢不赢?看聂老的神态似乎很淡定,关键他还抽空喝了口茶,以我对他多年习惯的了解,估计这棋我危险。
现在我若是直接在右上A位一路扳,白B位打住的话,我C位开劫没有合适的劫材,所以我得黑167点三三制造些劫材来。总之就是得想些办法再获取些利益。”

聂老此时也在读秒中,虽然从外表看,他还抽空喝了口茶似乎胸有成竹。但此时他的内心是很紧张的:

“这棋好像要输了,但从对面马晓春的样子来看,似乎他也不能确定自己赢不赢。我可不能给他看出我的底牌。(于是淡定的喝了一口茶)。咦?马晓春黑167啥意思?机会来了!”

为什么黑167让聂卫平觉得机会来了?


图4:一般情况下,黑167点三三时,白棋基本是要在A位一带跟着应的。

可这盘棋由于左上白棋人太多了,因此聂卫平发现白168可以直接大吃黑167。

白168本身就是一步不小的官子,要是还能顺便让黑167这颗子无疾而终,那黑167岂不是显得太搞笑了?

那么既然白168这么不给黑167面子,黑棋接下来到底能不在左上角做活?


图5:白168(白三角一子)一路挡吃时,黑1小飞扩大做眼空间是最强的招法。

对此白2、4冲了夹是局部杀棋的组合好手段。

由于黑棋做眼空间有限,因此黑7还需二路跳扩大眼位。

但是白8先手钉一下后,抢占到白10的眼形要点,黑棋局部无法做活。

此时大家可以看到,白168(白三角一子)这颗子正好防住了黑A位二路挤着渡过的手段。

所以白168这步棋大吃的位置是恰到好处。

黑棋若是无法做活的话,那之前黑167点三三岂不是白白亏损?

所以马晓春此时肯定得想办法将黑167的损失给弥补回来。

因此剧情得以继续发展:

G位有颗白子

图6:黑167(黑三角一子)虽然很没面子的死在白阵里了,但是黑棋因此多了很多劫材。所以马晓春黑169一路扳的时候,聂卫平白174退让也是不得已。白174若是在A位打上去的话,由于左上黑三角一子处有个劫材库,所以黑在白174位开劫,白棋不行。

但是聂卫平在白174退让之前,白172先断一下试黑应手非常机敏。

白172时,黑173本来是应该应在B位接,可是现在由于白棋多了白168这颗子(白三角一子),黑棋就给白棋留下了C位提的严厉手段(白C位提的话,本来黑棋可以在D位阻渡打劫,可是现在由于黑圆圈数子气紧的缘故。白可在E位掐吃让黑棋“接不归”)。

所以为了防止白C位提的手段,马晓春黑173只好忍痛提着吃白172一子。这样一来,白棋在右上角就多了F位打吃的先手。

F位打吃成了先手,不仅目数便宜了,还使的右上白角得到了加强。所以白172断这步试应手的好棋得到了便宜。

而这个便宜正好抵消了马晓春黑169扳逼着白174退让的所得。

因此整个一盘算下来,之前黑167的损失还没弥补回来。

此时马晓春的内心戏应该是这样的:

聂老是真敢在白168大吃我,本来就搞不清赢不赢,现在我左上点三三又遭到聂老大吃而白白损失,怎么也得在白空里再搞一搞,不然一是这棋输面更大;二是黑三角一子就这样无疾而终,那我也太没面子了。”

以上这个内心戏,催生了马晓春黑175这步棋。

黑175本意是想利用三角一子以及黑方块两子来占些便宜:


图7:黑175(黑三角一子)拐的时候,白1若是扳紧住黑三子的气,那么今后由于白得在A位补回一手,黑三角和白1交换就至少便宜了1目。

白1若不想损目而补在B位的话,那黑三角这颗子就使得黑方块两子的气得到延长,黑方块两子的气延长了,左上黑圆圈点三三做活的概率就大了几分(虽然还是做不活)。

其实马晓春黑175(黑三角一子)这步棋作为试应手的角度来说,是一种对对手心理的考验。

因为白棋刚刚获得便宜,此时总会有些优势心理,而黑175恰恰就是想利用了聂卫平这一刹那的心理变化,给聂卫平出个难题:

你若A位扳可确保无忧,但是要亏1目棋,你若不愿意亏目在B位打吃,那我左上角做活的概率大了几分,你敢不敢冒这个险?

因此马晓春黑175这步棋是很“妖”的。

但是马晓春忽略了聂卫平此时的内心戏:

A位有颗黑子

图8:就在马晓春不愿意接受黑167被白大吃的“沉没成本”,而黑175想考验一下聂卫平时,聂卫平此时却并不是马晓春所想的那样有优势心理:

“虽然我白168大吃获得了不少便宜,但是这棋似乎还是不赢。咦?马晓春黑175想试我应手?机会又来了!”

马晓春黑175的试应手,让白棋一时难以选择如何应对。但是聂卫平却选择了直接脱先应在了白176位提,意思就是你黑175已经后手死了。

如果黑175就这样死在里面的话,那这将是短短几回合内,马晓春继之前黑167(黑三角一子)之后的又一次后手死。

那么黑175到底是不是后手死?


图9:黑1长,想对白三角五子有所行动,但是白2就呆呆地一勾,由于黑棋自身薄弱,根本无法吃到白三角五子。

既然上面行不通了,那就跑左上来做文章吧,毕竟前面我也说到了,黑三角三子得到了加强,而且随时还有黑A、白B、黑C连贴两下的先手作为援军。

左上角的变化我在之前图5中已经说到,这里就不细讲了。至白12扳后,黑局部还是死棋,而黑13想往外冲的时候,白14轻轻一退,黑三角三子虽然变强,但也无法增援黑左上角。

主要还是因为整个左上白棋的子力太多了!

所以聂卫平白176(白圆圈一子)大吃的手段能成立,黑175继黑167之后,再次成了后手死......

在短短几个回合内,连续两次后手死,这对于马晓春来说,简直等于在短短15分钟内看着自己不仅本金没了,还需倒贴一笔钱。

这个结果,马晓春是万万无法接受的。

那怎么办呢?

只好继续加杠杆:


图10:马晓春从黑179开始,在白空里各种辗转腾挪,虽然马晓春是腾挪的高手,但是由于此地空间过于狭小,因此很难有所作为。

而且这样会浪费自己N多宝贵的劫材。从而影响到之后的劫争。

也许作为旁观者来说,我们知道这不是理智的行为,但我们自己若是当局者,估计也会因为无法接受两招后手死的事实,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吧。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马晓春内心也很纠结。这一点我们从黑185这步打将就能看出。

由于马晓春不能接受现实而导致劫材损失很多,使得故事的剧情越发精彩:

A位有颗黑子

图11:这是数回合后的局面,在这个过程中,马晓春在左上又挣扎了数手,依然没有出棋,无奈之下只好黑209抢占全盘价值最大的后手4目官子,割肉后继续冷静收官。

但是聂卫平却得理不饶人,白210右上提劫,意图逼迫黑棋在B位粘上。

本来由于左上黑棋有无数劫材,这个劫黑棋完全可以撑住的。但是由于之前马晓春在左上一顿折腾,导致把劫材全卖光了,因此现在右上这个劫争黑棋还真打不过了......


图12:经过一番激烈的劫争后,当聂卫平白246提劫时,马晓春虽然很不情愿,但是由于全盘劫材不够,只好黑247退让。

这样一来,右上白棋打赢了劫争又便宜了。

所以当聂卫平白248粘上后,全盘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后手2目官子时,马晓春此时应该是这样想的:

“本来就很难说的棋,现在连续损了那么多,这棋肯定输了,官子就随便下吧。”

的确,将心比心,从黑167左上点三三开始到这里,马晓春经历了两个后手死外加右上劫争被无条件打赢的过程,此时他的内心不崩溃还能接着下棋就已经不错了。

但此时坐他对面的聂卫平却内心有着另番戏:

“虽然便宜了很多,但是这棋实在点不清目,感觉很细微,好像是半目胜负?”

从以上两人的内心戏中可以看出,两人的判断完全不同,那么到底谁离真相更近呢?

我们接着往下看:


图13:只想赶快结束本局的马晓春随便落下了黑249这步棋。但他做梦都没想到,黑249居然是本局最后的败招。

当聂卫平机敏的抢到了白250这步逆收一目的官子,马晓春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看到这里,棋友可能会有个疑问:“这黑249是后手2目或先手1目的价值,不是和白250逆收1目的价值一样吗?为啥成了败招?”

我这里先卖个关子,我们先跟着实战剧情走,看看最后的大结局:


图14:最后的小官子收完后,必然会出现黑269这个单劫,但是黑269提劫后,全盘白棋有270、B位两枚劫材;而黑棋则仅有C位一枚劫材(左上居然一枚劫材都没了)。

也就是说,聂卫平以一枚劫材的优势打赢了这最后的单劫。

白棋打赢单劫后,全盘仅剩下2个单官,最后是白棋收后。

至此也快到故事的结尾了,终于要大结局了,大结局是什么?


我就放上25年前曹志林老师在《新民围棋月刊》上关于大结局的精彩观战记(在此感谢新民晚报的记者张建东先生提供的宝贵史料):

  “当裁判开始计算胜负时,聂卫平已感到只有半目胜负,所以神色有些紧张,而马晓春反倒有一种输棋的平静。
 
  这时大批记者开始涌入对局室,走在头里的张建东记者问马晓春:“是黑棋盘面五目吧?”

马晓春怀疑地说:“不可能这么细吧?”

但当聂卫平也说:“实在搞不清谁胜谁负”时,马晓春的脸色突然苍白了。

他迟呆了片刻,然后自嘲地说:“如果真的是盘面五目,我可要昏过去了”。

数子结束,当裁判宣布黑棋贴子后,负1/4,聂卫平脸上顿时绽出了发自内心地,宛如孩童般地微笑。

而马晓春却满脸苦涩,在四周一片动态中,凝固似地静止着......”

以上是曹志林老师对最后结局的现场描写,写得非常精彩!

在经历了两次后手死,外加右上劫争和最后的单劫打输(最后的单劫还是以一枚劫材之差打输),马晓春最后却只输了1/4子(半目),这是围棋中差距最微弱的输法。

如果上天给马晓春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输掉此局的难度,应该比赢还要大得多。

但这一切却真的鬼使神差般发生了,这真是一个让人无法解释的魔幻剧情。

那么最后我再回答之前棋友的问题,就黑249为什么是最后的败招?


图15:当聂卫平白248(白三角一子)粘上时,黑249应该抢黑1先手爬的官子。

为什么要抢黑1先手爬的官子?

不是因为它官子价值大,而在于:

当最后官子收完后,全盘还是会出现不可避免的A位单劫,当黑A位提劫时,全盘粗粗一看,白棋还是有B、C两枚劫材,而黑棋则只有D位一枚劫材,黑棋不还是差一枚劫材吗?

事情没那么简单,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由于黑1先手爬掉了,右上白三角大块中多了黑E位托的劫材?

黑E位托后,白棋无论怎么应,黑棋还有一枚劫材。也就是说,黑1先手爬掉后,黑棋在右上白角多出了两枚劫材。

这两枚劫材决定了这个单劫的胜负,也决定了这盘棋胜负,还决定了本次聂马七番棋的胜负。


从黑167开始到最后结局,这整个充满魔幻的剧情,就如我文中开始所说的,就是让一位剧本大师来编,都编不出来吧。

可能在日常训练对局中,这么神奇的剧情还可能出现,但是在正式比赛中,尤其是在两位绝顶高手之间的番棋巅峰对局(还是决胜局)中,这样的神奇剧情,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前无古人了。

但魔幻归魔幻,当我们静下心从人性的角度来细品时,还是能从中发现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

马晓春老师我之前文章中说到过,他很擅长根据对手的思维特点(也包括习惯和神态)来决定自己的行动,这其实是马老师的长处。

但我以前也说到过,一个人的长处其实也是他的短处。

比如这盘棋,虽然最终出现这样魔幻的剧情,肯定是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但马老师过于依赖聂卫平老师的神态和表情而导致其错误的判断和决策,也是促成这魔幻剧情发展的原因之一。

而聂卫平老师虽然内心紧张,但没有溢于言表,从而“骗”过了马晓春老师,导致后者在判断上的失误。从这一点来看也说明了:

“围棋对弈中,人与人之间的气场是会影响到比赛的进程和结局的。”





                                                                                                                                                                                                                                                                                                   


网友评论(17条)
1128寥落风
05-13 19:36
不行!这篇棋评我一定要评论一下!胡老师写得太有意思了!同时也为奉献棋谱的聂马大师致敬!
小熊184
05-17 14:23
当然
星星照我
05-14 13:48
哈哈,主要聂老那个时候还能对马老略占上风,马老不够自信而己。这局棋要是在马老拿世冠后就不可能聂老再赢了。不过马老又遇到了一个比他年轻的天敌,李昌镐。马老好像又输给大李几盘这样半目胜负的棋吧。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