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早十番棋”次战——打家“劫”舍

作者:卫然点击:76462020-01-05 18:45

时光流转,2020年的日历已经被摆上了案头。在新年的第一个周六,“丁早十番棋”次战打响了。首局丁总在开怀大笑中绝境翻盘,执黑胜出。根据本次比赛胜负差为2即调整一次手合的规定,第二局丁总若执白再胜,则可将早总降格至受先。赛前丁总便放出了“本次比赛不想再拿一次黑棋”的豪言壮语。


多年以后,当好事者撰写腾讯围棋史时,“丁早十番棋”第二局必将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新年里公司棋协的第一场正式对局,很可能决定了棋协在新世纪第二个二十年的历史走向——二〇、三〇年代究竟会被称为“丁总时代”还是“早总时代”,或将取决于本局的结果。

对本局极其重视的丁总借着元旦回乡省亲之机,辗转来到深圳,亲赴早宅与早总面切。协会上下同样不敢怠慢,派出了CDG名将、曾在深圳市“迎春杯”中斩获第六、有“阿尔法为”之称的棋协常务副主席罗大为前往比赛地点,担任总裁判长兼前方转播总导演。



赛前早总便大放烟雾弹,一会说自己“芈氏飞刀”记不清了,一会说自己小目小飞挂二间低夹定式老走错,最后干脆说自己昨晚没睡好,临场更是打起了哈欠,意欲使丁总轻敌。丁总则拿出手机,翻看协会粉丝留言,心情十分轻松。

早总开局摆下了AI时代不甚多见的错小目单关角,面对丁总高挂时更是选择了AI诞生初期推荐的二间低夹。丁总唯恐有刀,小心翼翼应以大跳,简明避开。而早总同样谨慎,点角后面对丁总的“芈刀”挑衅,也以常见的大十字架定式应对。然而丁早二公皆力战派棋手,很快便在棋盘上方大打出手。早总由于招法过分,登时陷入被动,与上局相反,50手接龙的人换成了早总。此时丁总意图毕其功于一役,第54手悍然立下,没有选择绝艺淡定的翻打,局部遂形成打劫。
 

由于白棋通盘并无很好的劫材,只得62扳下找劫,转换后双方再度形成劫争。然而此时黑棋有多枚本身劫,白棋依旧没有眼见的劫材。当白76靠下寻劫时,绝艺认为黑棋只要消劫,双方将重回均势。可惜早总思忖半晌决定应劫,使自己刚刚重新开始爬坡的胜率又一次坠入谷底。
 

实战进行至95,早总以牺牲左上大块为代价换来了下方的龟甲,并意欲鲸吞白6、78两子。贵为野狐8d的丁总在这一局部展现了惊人的算力,手中白龙宛若一条银枪,硬是从黑棋铁壁中杀条血路,扬长而去。
 

棋局到此,早总的胜率已经维持在0%达数十手,丁总空多棋厚,而早总这一串带着断点的黑皮能不能被称为厚势还两说,似乎黑棋已回天乏力。但是,我们之前说过,永远不要低估早总的翻盘能力,骤然落下的黑137如平地惊雷,震爆观战众人眼球。只是,这手极具视觉效果的无畏决死,究竟是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还是驱车舞刀的池田末男呢?不管怎么说,围观者竟嗅到了一丝翻盘的气息——拒绝了绝艺云淡风轻地单退的丁总,毅然决然地虎下,一如第一局的早总,誓让对手明白自己的围棋下得不成样子。
 

丁总的150落于上图的C19,其实绝艺推荐简单于151拐下,大家各自做活即可。实战此地形成了第三处劫争,最终早总献祭右边三子,活出左下,并换来了159的跳封,再次向丁总发出了“鲸吞”警告。此时绝艺再次用颤抖的手轻轻拉了拉丁总的衣袖,说“算了算了”,同时建议丁总右上夹击另辟战场。哪知秉承“能赢两百目决不赢一百目”理念的丁总在一番周密计算后弈出了一手二路扳,这里的意思很清楚:我右边提三个是白提的。
 

由于自身存在薄味,自162以下黑棋并不能强杀白棋。至167,白棋只需猥琐地于F15做眼,全局黑棋将再无可搅之处;善解人意的绝艺甚至还为大马金刀的丁总规划了分断歼灭中间黑棋的作战方针。谁知,顺风顺水的丁总憋着笑看着节节败退的早总,再难压抑心中的表演欲望。高速运转了整场的大脑稍一松懈瞬间短路,168一记天秀空断出手,吓得观战者们下巴几乎脱臼。
 

有“棋坛因扎吉”之称的早总哪里会放过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169立时于谱207位挖入破眼。根据代理前方记者的罗副主席传来的消息,杂技玩脱了的丁总遭此剜心一刀,先是呆若木鸡,继而捶胸顿足。原本丁总早已准备好在复盘时跟早总重点讲解此处完美的活棋手段,此刻只能抱头苦思脱困之道。他仿佛觉得第一局大龙愤死的梦靥再度上身。思忖良久,只得跌跌撞撞地将168一子拽出,强行与中间黑棋对杀。

接下来双方在左边展开了眼花缭乱的劫争,期间早总还忙里偷闲地去右边抢了一个大场。赛后早总回忆,当时觉得自己已经翻盘,甚至还有点分心在构思庆祝动作。遗憾的是,这个劫争白轻黑重,而且前半盘丁总优势太大。尽管早总劫胜,却付出了右边被穿下的代价。胜负似乎就要失去悬念。
 

谁知临近终局,再起波澜。艺高人胆大的丁总无视233挡下后空中的恶味,拼死撑住234位的大官子。敏锐的早总立马觅到了一丝胜机,无奈在读秒声的催促下,早总弈出了235(R10)、237两打的次优解,形成了本局第五次劫争,却最终以一个劫财之差落败。绝艺认为此时黑棋应该先于L9位打吃后在240位单立,如此尽管仍然会形成劫争,不同之处在于黑棋会多出许多本身劫足以打赢。虽然黑棋将残子逃回后仍然是稍差的细棋,但业余棋手的官子往往比较粗糙,早总仍有胜机。

由于读秒中业余棋手点不清目数,双方又血流漂橹地疯狂提子70枚,所以丁早二公只能粗略地用巴掌比空,加之两人的巴掌又不一样大,故而尽管白棋狂胜11又1/4子,两人还是坚持收完了单官,为这盘鏖战近300手劫争无数的对局画上了句号。
 

复盘时双方的表情颇值得玩味。主场作战却被打至受先的早总未见丝毫懊恼,甚至嘴角扬起了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仿佛对接下来的绝地反击充满信心;而客场作战的丁总则充分展现了他的涵养,两片嘴唇死死地咬合在一起,只能从他一脸的淡然中些微读出一点内心的喜悦,完全没有在主人面前失态。

今晚丁总便要踏上归途,十番棋的下一局应该还会像第一局那样通过腾讯野狐围棋PC端来进行,那也将会是腾讯棋协历史上第一次非分先的正式对局。其实丁总在豪言不再拿黑后还有下半句“我要去研究吴清源大师的《白布局》了”,那么早总在执黑不贴目的情况下,会像吴师的老对手木谷实先生那样稳扎稳打,还是会忘掉先行优势,继续疾风骤雨般的猛攻呢?我们拭目以待。

网友评论(7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