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旗怎么才能打得久 三大因素缺一不可 关西棋院70周年纪念5

作者:易非点击:110712020-09-12 18:03

关西棋院独立70周年纪念5


1968年8月10日,日本大阪中央区北浜日本文化会馆。


来自日本棋院的才俊石田芳夫、加藤正夫、武宫正树排成一排,对面是关西棋院的新军南善己、东野政治、牛之浜撮雄。这些未满三十岁的青年棋手代表东西两院,正在进行快棋表演赛。台下是一千五百名关西棋迷,坐满了整个六楼大厅。这是为了庆祝关西棋院搬迁新址而举办的“开馆围棋节”,这一年,关西棋院从住满整整二十年的细工谷棋院迁至位于大阪中心地带的日本文化会馆。


“关西棋院新馆开馆纪念围棋节”上,关西棋院75名职业棋手全部出席,总段位超过四百段,这是十八年苦心经营的丰硕成果。


这样东西对抗的场景,让人很难不想起1950年2月11日关西棋院独立前夕,由桥本宇太郎策划,每日新闻社赞助实现的“东西对抗大棋战”。日本棋院与关西棋院各出12名高段棋手,剑拔弩张到了必须选择第三地名古屋对局的程度。第一台山部俊郎挑战桥本宇太郎时,第一手直接落子天元,桥本以飞挂天元的石破天惊手段做出回击。


除了黑1、白2极为罕见外,白10、12的构思也耳目一新,让人回想起木谷实、吴清源开创的“新布局时代”。《每日新闻》的观战记者用了“自然之妙、意表之兴、凡识已绝”的句子来大加渲染,成为当时备受关注的事件。


十八年后,当东西两院的棋手再次坐在一起时,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了。如果说还有一点不和谐音符的话,也只是敏锐的观察家从关西一方全败的结果中,预计到在人才竞争方面将被日本棋院压制的未来。但无论什么人,只要看到具有组织起如此盛况的财力,就不会否认关西棋院已是足可独立生存的健康实体。


这在现代围棋界,还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唯一一例。


1926年,日本棋院建院不到两年,雁金准一、铃木为次郎、高部道平、加藤信、小野田千代太郎等棋手便因理念不合退出,成立棋正社分庭抗礼,经《读卖新闻》创办“院社对抗赛”,两家围棋组织的对抗红极一时。但棋正社难以聚拢人才,独立主力相继星流云散,只剩高部道平一人守着棋正社的空壳,自封“名人”孤独而终。


1926年开战的“日本棋院对棋正社败退手合”(俗称院社对抗赛)第一局中,久有宿怨的本因坊秀哉与雁金准一弈出“杀棋之名局”,使当时并不出众的《读卖新闻》销售量猛增三倍,但棋正社的热度未能保持下去。


1947年5月,又是日本棋院重建不久的时节,人心思变,前田陈尔、坂田荣男、梶原武雄、山部俊郎等名将扯起独立大旗,成立围棋新社。但由于缺乏经营才能,加之坂田荣男在《读卖新闻》策划的对吴清源三番棋中0比3告负,再无新闻报社问津。经济上的困窘使围棋新社难以为继,1949年3月便告解体,全部回归日本棋院。


类似的事情在韩国也是一样,1975年3月,因内部经济矛盾,以建院者赵南哲为首的四十六名棋手反出韩国棋院,成立大韩棋院,发行刊物,独自办赛。但即便如此也未能改变韩国棋院的主导权,1976年12月大韩棋院并入韩国棋院,独立大业再告搁浅。


以上可见,关西棋院实现的是前人未有,后人未达的功绩。能够在行业垄断者的身侧分走一杯羹并怡然发展七十年,其奥妙在哪里呢?


(一)东西对立的社会土壤提供给关西棋院必要的生存空间


分别以东京和大阪为核心的日本关东文化圈和关西文化圈,受地域环境、历史因素、经济政治关系等影响,自古以来对立情绪严重。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后,东京作为政治中心的光环失色,民主主义、自由主义,反对威权中心,强化地方自治的呼声高涨。关西地区急迫需要证明在各行各业的存在感,推出偶像提振关西自信心,以显示拥有与关东颃颉相抗的地位和实力。


这种集体心态,在木村秀吉挽留桥本宇太郎的话中展现得淋漓尽致:“芝居(戏剧)也好,相扑也罢,关西都没有,这已经够让人遗憾的了。围棋不能还是这样。”面对新生的关西棋院,关西地区财界、新闻界纷纷伸出援手。当关西棋院必须自办升段赛,不能领《朝日新闻》和日本棋院签约的对局费时,《大阪新闻》率先接下大手合比赛。此后,《神户新闻》举办关西棋院锦标赛,《产经新闻》创办关西快棋名人战,《山阳新闻》推出关西棋院第一位决定战。棋手的生存率先得以安定,发展大计就可以徐徐图之了。


让人感动的还有关西地区的围棋爱好者们,桥本宇太郎与坂田荣男第6届本因坊战决赛第七局前,仅桥本家里就收到鼓励加油的信件二百余封,更不用说关西棋院了。有这样一个为数甚众的爱好者群体,无疑是关西棋院之福。


1954年,在《读卖新闻》策划下,因负于吴清源而退出日本棋院的藤泽库之助与桥本宇太郎进行了一次升降十番棋。第一局比赛全程在大阪著名的百货公司高岛屋前安装巨大棋盘,关西棋院多位高段棋手现场解说,引来众多大阪市民观看。桥本-藤泽十番棋以桥本7胜3负告终。


(二)领袖桥本宇太郎强大的精神力和奉献心是关西棋院的生存支柱


桥本宇太郎之于关西棋院,是教父之上的存在。早在1948年挂出“关西棋院”的招牌时,桥本就想尽一切办法扩大影响,收徒培养后辈人才。为此不惜主动屈尊下书,挑战小自己十二岁的藤泽库之助(当时藤泽刚刚成为战后第一位九段,连吴清源都还只是八段),并策划多项东西对抗的比赛,只是日本棋院一再不置可否,只有通过《每日新闻》的“东西对抗大棋战”得以实现。至于升仙峡一战对关西棋院的重要意义,前文都已详述了。


如果说这些还可以归为事业上的作为,桥本宇太郎对于关西棋院的尽心尽力,真的到了奉献生活的地步。1950年前后八年,桥本住在大阪西宫,他把家中的一半空间拿出来开设“桥本围棋道场”,年轻棋手、业余棋手纷纷来此,有时结束的晚了,还要桥本夫人下厨做晚饭,桥本宇太郎端上楼与大家分享。


关西棋院独立之初,由于与日本棋院做出切割,棋手收入窘迫,生活压力陡然加大,桥本宇太郎就把他创作死活题的稿费拿出来分给大家。为了提升关西棋院的号召力,桥本甚至动用个人关系,请出老师、师弟濑越宪作、吴清源挂名“名誉客员”,还从偏僻的冈山县笠冈市一座寺庙里找到因病退出棋坛的第1届本因坊战冠军关山利一,力邀他加入关西棋院。虽然无法参加比赛,但关山教导弟子,培养后进,为关西棋院出力甚巨,他的儿子关山利夫、孙子关山利道都是关西棋院的九段棋手。


西宫桥本围棋道场的盛况。宫本直毅、宫本义久、东野弘昭这些关西棋院知名棋手当时还都是坐在棋盘前的少年。桥本宇太郎的夫人桥本玲子在图中左侧,她是关西地区女前辈吉田操子的弟子,毕生支持着丈夫的事业。


(三)关西棋手团结一致的上进心和共同体意识是关西棋院的生存保障

独立之初,关西棋院棋手中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就算去给人擦皮鞋,也不能让关西棋院垮掉。”


关西棋院独立已成定局后,日本棋院仍然小动作不断。1952年,日本棋院提出,对关西棋院新升五段的棋手,还要延续战前“测试棋”的方式,只有战胜日本棋院同段位棋手才能得到认可,允许其参加本因坊战。对此,桥本宇太郎只承认“对抗棋”,不承认“测试棋”,刈谷启、青柳英雄、松浦吉洋三位五段远赴东京,在对阵日本棋院濑尾寿、中川新之、高桥俊光时三战全胜,日本棋院从此再也不提测试棋之事。


1953年,桥本昌二在关西棋院升段赛中升为六段,日本棋院却只想承认他在关西棋院独立前达到的三段。为了本因坊战的参赛资格,经过一番协商,由长老铃木为次郎担任棋谱审查员。铃木放行后,日本棋院部分人员仍然企图“今年就算了,明年还是要办一次测试棋”,这种言论传开后,一向平和寡言的杉内雅男大怒道:“混蛋!再测试的时候,本因坊就被桥本昌二拿走了!”当时只有十八岁,被誉为“天才少年”的桥本昌二大感耻辱,第9届本因坊战预选赛连胜岩田达明、中村勇太郎、岩本薰三位名将,一战正名。


第9届本因坊战循环圈中,上一届挑战失败的木谷实因病全部弃权,并列第四的桥本宇太郎与坂田荣男要下保级加赛,因《每日新闻》希望木谷第10届能直接入围循环圈,准备改变预选方式而搁置。到了1954年,木谷实依旧不能复出,桥本与坂田的加赛仍要进行。由于比赛改期是主办方责任,桥本借机提出希望更改对局地点,以此为契机改变关西棋院棋手必须到东京比赛的不合理制度。当时大阪到东京仍需八小时车程,比赛多为两日制,周二一早出发,周五傍晚才能回家,周周如此,即便两名关西棋院棋手相遇依然不变,年轻的桥本昌二都说“太吃力了”,窪内秀知直接病倒。但桥本宇太郎这一要求没有得到日本棋院的同意,桥本遂放弃第10届本因坊战参赛权。在这样的情况下,关西棋院棋手提出全部追随桥本,集体抵制本因坊战,因桥本宇太郎再三劝说而作罢。


以上三个事例,都是关西棋院棋手团结一心,矢志上进的写照。同时,棋手的作用不仅仅体现在棋盘上,关西棋院独立过程中,由于桥本宇太郎本人政治行动力不强,是“靠周围的人抬着他走”,围绕在桥本身边出谋划策的主要是执行力过人的岩田三郎和行动活跃的铃木宪章。特别是岩田三郎,他常年在兵库县各地普及围棋,举办各种纪念棋会,吸引爱好者参与,挖掘各地资源潜力,是为关西棋院早期发展立过大功的棋手。虽然岩田三郎1954年就因病早逝,一张棋谱都没有留下,但值得在此大书一笔。


由于去世时间太早,岩田三郎四段只有一张模糊不清的正面照。对于棋界的长期发展,桥本宇太郎和岩田三郎这两类棋手缺一不可。


资源支持、领袖气质、团队意识,这三大要素又何尝不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创业真理呢。


注:由于事涉隐秘,关于1953年担任桥本昌二棋谱审查员和替他鸣不平的棋手出现了多种说法。1990年出版的《独立之谱》中,提到棋谱审查员为岩本薰、鸣不平者为高川格,而2010年出版的《雨洗风磨》中,两人变成了铃木为次郎、杉内雅男。此外,桥本昌二本人认可的《现代围棋大系·桥本昌二》卷中,则说不清楚棋谱审查员是谁。根据常理推断,如果棋谱审查员是岩本薰的话,桥本昌二在当年本因坊战中战胜过岩本,应当印象深刻。而高川格是当时的本因坊头衔所有者,当说不出“本因坊会被他拿走”的话来。因此本文采用《雨洗风磨》一书之说。



网友评论(17条)
v217416245
09-12 18:06
桥本宇太郎的确很强,是个大棋士,点赞!
临欢儿
09-13 19:48
王虞辰煊 回复 v217416245
09-19 20:36
你是,神经病。哈哈!名子虞辰煊。
最新评论